八九书屋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12章 龙与地下城(七)
    “快!一群废物,都给我动起来!”耐克鲁斯臭骂着那些拖拖拉拉还没出发的兽人,那狰狞至极的表情,简直恨不得把他们撕成碎片。

    “碎颅者,我们失去了与先遣队伍的联系!”一旁,高举法杖浑身萦绕晦暗光辉的副官终止了魔法,一脸惊恐地冲上前来。

    “这不可能!”耐克鲁斯十分笃定地低吼着,“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溃我的部队,一定是某种幻术或障眼法。”

    “带上家伙,我……”

    话才说到一半,耐克鲁斯突然没来由地瞪大双眼。几乎同时,一道如剑刃般凌冽的飓风席卷而来。

    砰!

    模糊的黑影突然从角落窜出,超越寻常的速度挟裹着可怕的力量狠狠撞在墙上。伴随着不断回响的轰鸣,肉眼可见的粗壮裂隙在烟尘中愈发清晰。

    “嗯,反应很快。”漆黑斗篷在羽肩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宽大,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斗篷之下,那一整套紧身的褐色皮甲。

    不远处,满头冷汗的耐克鲁斯死死盯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不速之客:“精灵?你怎么敢……”

    “老套。”打断对方的惊讶,兰洛斯松开了那个被邪能冲锋撞成肉饼的术士,伴随着幽绿的火焰将指尖的鲜血焚烧殆尽,他缓缓转身,萦绕着绿色微光的眼眸带着无尽的冰冷凝望着方才死里逃生的兽人。

    虽然兰洛斯的潜行能力已经发挥到极致,但察觉到危险,耐克鲁斯通过强制的移形换影在一瞬间将自己与下属调换。不得不说,这个兽人术士还是有那么两下子的。

    不过,这些伎俩,都是兰洛斯用烂了的。

    “不管你是谁。”对方目光中的轻视和不屑深深刺激了耐克鲁斯,伴随着凶狠的低吼,他立刻举起了手里的骸骨法杖,“胆敢冒犯伟大的耐克鲁斯,只有死路一条!”

    两束炙热的火焰交织着呼啸而出,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精灵的面前。眼眸中充斥着炽热的倒影,兰洛斯的神情,却依旧冰冷得如同机器。

    轰!

    狂野的火焰冲击肆无忌惮地冲向远方,恐怖的爆发力毫无悬念地击毁了大片边缘平台。爆炸和碎石坠落的声音在山下之城中不断回响,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片兽人和巨龙欢呼一般的吼叫。

    然而,平台之上,耐克鲁斯脸上的紧张没有丝毫的减弱。那如芒在背的感觉,好似被巨人扼住咽喉的绝望,反而更强烈了!

    噗嗤!

    中空的符文长剑以难以反应的速度闯入视线,飞溅的滚烫鲜血在强有力的冲击下飞溅开来,彻底染红了耐克鲁斯充满痛苦的眼眸。

    在他的背后,一袭斗篷飘飞在空中,劲装在身的精灵萦绕着紫黑色的流光,以半蹲前冲的姿势,用手中之剑贯穿了兽人的胸膛。

    “抱歉,我刚刚没听清,能再说一遍吗?”暗影步残余的魔力还未完全消散,兰洛斯充满戏谑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十分空洞和嘶哑。

    没有来得及理会这一点也不走心的嘲讽,耐克鲁斯满脸惊愕地看着那柄刺穿胸膛的长剑。精灵,暗影魔法,剑士,法师……这些东西融合在一切,终于是让他回想起了那场惨痛的战争。

    那个,击败奥格瑞姆,给整个部落带来阴影的男人!

    “是你!”虽然没有亲眼见证到那一幕,但这个精灵的事迹,早已经被刻在了所有兽人的灵魂之中。当然,是屈辱且被动刻上去的。

    “抱歉,我不记得认识过你。”兰洛斯平淡的语气却深深刺痛了耐克鲁斯的情绪,然而,还不等怒火在他的脑海中炸开,剑刃在一股锥心刺骨的力道下突然扭转起来。

    “啊!”

    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迅速传播,转眼便已经回响在整个格瑞姆巴托。

    嗯?

    正当兰洛斯因为这刺耳声音皱眉之余,艾德鲁因突然一松,眼前这个丑陋的兽人术士竟是以极快的速度化作一缕缕绿色的微光消散开来。

    恶魔法阵?看来,还是得找个时间学个封锁空间的防护魔法。

    兰洛斯第一时间锁定了耐克鲁斯的位置,令他惊讶的是,后者并没有离开多远,而是回到了下属的尸体旁边。狰狞的表情之下,锐利的指尖深深刺入尸体胸膛。令人惊讶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由鲜血构建的同心圆环出现在其上。

    在法术阵列的构建中,圆环序列通常是起到固定和循环作用,而复数以上的圆环序列,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对接两个甚至是多个位面,形成通道。

    虽然有些胆大的施法者用这个特点来利用其它位面的能量强化即将施放的法术,但更多的,还是用在召唤和传送上面。

    毫无疑问,以耐克鲁斯的能力和充满愤恨的表情来看,肯定不是传送。

    兽人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干枯,燃烧灵魂特有的黑紫光芒从圆环上绽放,无数粒子以极快的速度汇聚在其中,转眼便形成了一扇召唤之门。

    嗬!

    一头地狱猎犬迫不及待地跨越位面,甩着两根恶心的触手,贪婪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然而,还不等它多看一眼这个新世界,一只布满鲜血的手掌搭在了它的身上。

    “嗷!”

    凄厉的尖啸回荡开来,一缕缕猩红的生命能量以耐克鲁斯的手掌为连接,泉涌一般从猎犬体内灌注到兽人身上。

    胸口狰狞的创伤,竟是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如初。

    眼睁睁看着兽人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治愈自己,兰洛斯却并没有出手干预。并不是他托大,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放在兽人紧握的左手上没有挪动。

    “呵,不攻过来吗?”推开已经化作枯骨的地狱猎犬,尽管耐克鲁斯的声音还残存些许虚弱和沙哑,但他并没有停下嘲讽。

    兰洛斯恍若未觉,背在身后的左手却已经悄悄有了动作。

    耐克鲁斯不屑一笑,随即立刻抬起了左臂:“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

    只听一道短促而细微的尖啸,一枚利箭横空而来,精准无误地穿透了耐克鲁斯的手腕,将其死死钉在了墙上。

    就是现在!

    不等术士的惨叫声出口,兰洛斯抡出左手,奋力向前一握。

    阴冷的微风在这片燥热的空间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看似如风中残烛般贫弱,但实际却顽强得令人难以置信。

    转眼时间,深度冻结已经为耐克鲁斯和旁边的墙壁附着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

    “没想到,还挺简单的嘛。”温蕾萨一脸兴奋地冲了出来,看着被冰封的兽人术士胸口的黄金圆盘,她下意识屏住呼吸,伸手摸了过去。

    “等等!”才刚刚喘口气,兰洛斯突然发现了什么,立刻出声喝止。然而,他刚好慢了那么一步。

    咔。

    随着温蕾萨触碰冰雕,细微到难以听清的碎裂声突然响起,耐克鲁斯指尖的一枚冰块突然脱落,悄悄摔碎在地。随着一抹深紫色的微光映入两人眼眸,晦暗的魔力立刻爆发式地喷薄开来。

    “快退后!”想也不想,兰洛斯抬手一抓,耀眼的闪电瞬息之间便组成了一柄长枪。

    夸嚓!

    怒吼的雷霆之枪留下无数闪耀的电弧,眨眼间便撞上了那团愈发汹涌的黑紫色能量。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积聚的黑暗能量并没有因此而溃散,恰恰相反的是,闪耀的雷枪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融化。

    那团能量,吸收了自己的法术!

    意识到这一点,兰洛斯眉目一凌,挥动长剑弓步前冲。可就在他有所动作的瞬间,一束晦暗的能量光束撕裂漩涡,呼啸着撞向了他的面门。

    轰!

    “兰洛斯!”

    撞击目标,汹涌的能量浪潮在瞬息之间产生了声势浩大的爆炸,眼看尘埃吞没法师,游侠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可这还没结束,不等温蕾萨做出反应,被光束撕裂的晦暗流光中,一个面目狰狞邪恶的身影在她眼中清晰了起来。

    她的眼眸中,除了一枚巨大而丑陋的邪恶眼瞳,还萦绕着一抹发自灵魂的浓烈恐惧。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