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穿越小说 > 五代梦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似海江湖
    “不知道尊者认为,何为江湖?”沈嫣然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而是静静的看着木平和尚。

    “自前朝唐以来,世间多有传奇!先有隋唐英雄谱,铸就了隋末唐初风云天下的传奇!后有女帝奇英传,续写了初唐激昂的岁月!玄宗盛唐成了游侠剑客的天下!中唐德宗以后,藩镇风起各有奇士!以致唐末以来,江湖儿女都以游侠剑客为奇!”

    木平和尚倒也没有拒绝,在略微沉吟之后,淡淡的启齿出声:“江湖!世间百姓不知有江湖,只知世间有传奇!传说这些游历天下的剑侠豪客,有着各种各样的神话传奇。生活经历成了人们眼中的梦想。游历于天下的经历,成了肆意于江湖的故事!”

    听着木平和尚的话,沈嫣然没有插话!

    “虽然不知道沈施主,究竟是要什么样的江湖!昔日禅家大宗石头希迁,曾在楚地衡山南岳弘法,引天下信徒前往朝拜皈依。其乃六祖座下高弟法脉,禅家南宗主要传承者。”似乎有点悠然,感觉他是在回忆什么,也没人敢打扰。

    此时逍遥宫前这片区域,似乎完全隔离开了一样,只听木平和尚在淡淡的出声:“而马祖道一在洪州钟陵开元寺弘法,乃六祖座下怀让大师的弟子,成为了江西洪州宗的开创者,昔日佛家南禅种种,今时想来依旧令人敬仰。”

    “那楚地湖南和赣地江西,前朝唐时属于落后地区,佛家禅宗的流行,填补了两个地区的文化空白。因为石头希迁和马祖道一的学问,信徒不断往返于赣地和楚地,便有了江湖一词!”木平和尚似乎不知沈嫣然所指,依旧娓娓道来典故!

    “也有人把走江湖一词,源于道场在赣地的马祖道一,和弟子百丈怀海。以及南岳怀让和石头希迁的本道场,都在楚地湖南的原因。”似乎带着斟酌,明显是不想误导。

    “如今禅家的五宗七派逐渐形成,这些行者和俗家的信徒,寻师参访来往于各大禅师门下,这种不断游历学习的方式,可谓之走江湖。自此天下始有走江湖一词!”看着一脸平静,木平和尚似乎一本正经。

    “人说:一入江湖深似海!尊者果然学识渊博,这样解释有些牵强附会,不过对于普通愚民百姓来说,就足矣!”看沈嫣然的架势,便知道她是丝毫不受影响。不过也不奇怪,作为和逍遥派关系渊源的人,她却似乎带着恨意。

    “这些不断的行走于江湖之间的人物,可以说是各种各样的都有,想必应对这些江湖上的人,佛家自有他的一套。但是妾身以为,江湖就是江湖,绝对不会丑陋似海的朝堂,更不会是如此美好的学习!”她目光渐冷,紧紧看着木平和尚。

    “江湖在心中,就好似佛一样,一念之间,诸人皆可成佛矣!”看看沈嫣然,木平和尚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却依旧合十慈目,甚至带着微笑的自信。

    “某家乃是申公喜,平生不信佛道。久仰和尚大名,今日得见前辈降临,不知道找某等有何贵干!”申公喜似乎看到沈嫣然波澜不兴,居然首次抱拳对着屋顶木平和尚施礼,他在和苏侯对峙却没有迷糊,听到这里便主动站出来了。

    他站在那虚空上稳如泰山,好像就是吸附在那空中一般,煞为怪异和令人吃惊。就是普通人都可以看出来,他显然不是个普通人。依照他往日性情,自然不会这么客气。不过看到沈嫣然没有张扬,不由语气诚恳的先见礼。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面人。木平和尚虽然没有常年在外,也不是江湖上的人物,却也时常和各地游侠剑客有打交道。听到说这个男子的名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看着申公喜的姿态,想必是江湖上的高人。

    正常人看着自然可以看出来,申公喜是手段高明的练家子,而且一个和他对着站立的苏侯,木平和尚自然是认识的。仅仅看这些普通的外相,便知道肯定有这里的因由,不由打量一眼看过去,眉头却微微扬了起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此来,却是想邀请沈施主去盛元寺做客!”知道江湖上有不少游侠剑客,和江湖上这些人说起来,盛元寺却是没有丝毫的优势,所以看着这边的两个人,木平和尚的样子还是毕恭毕敬。

    这边看着和听着的人,似乎有些紧张,不时和身边的人低语,眼神不时盯向这边,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显然是在担心什么。毕竟盛元寺只是普通寺院,可是木平和尚可是被人尊为罗汉的。

    倒是令人稀奇的是,那些看着的人的似乎比较紧张,紧张的看着这边的动静。但是因为苏侯和申公喜气场,大家一时间只能站在那里,紧紧的看着这边的人,那个林仁肇和郑彦华眉头紧皱,眼神紧紧的看着他们。

    这逍遥宫宫里宫外的人,大部分的应该都不认识,听提过外面这些人都是高人,就是瞎子都可以看出来。至于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想必也不敢一一前来过问,最多是当面看着这种高手过招罢了。

    就好像这些人刚刚宗马过来,虽然站在一旁策马看了,但是看到是高手过招,马上便回避了眼光去一旁。此时想来,这些是什么人都有也在意料之中。记起老辈人说的话,难道说的江湖上的人物,就是这些僧道不成?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些人一个布衣的汉子,一个宫装佳人,一个清癯道人,一个清奇老僧。这个布衣汉子和宫装佳人神色自若,大家赶过来之后才见到他们。此刻汉子却站在了苏侯对面,佳人显然便是这里的主题。

    显然,这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大家心中隐约有些激动了起来。刚刚听道的逍遥宫长老不露面,出手的这个苏侯不知道身手如何,看他们不以为意的神态,诸人心中安定了不少,却也更明白似海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