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穿越小说 > 长乐歌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这人废了
    和陆云遭受的冷遇别无二致,众官员也纷纷躲着陆信走。若非陆伟和陆修陪在身边,陆信简直要成孤魂野鬼了。

    “唉,你这差事有大麻烦。”陆修那天陪着陆信去退婚,如果夏侯阀真打算扩大打击范围,他怎么也跑不了,自然也没必要避那个嫌。

    陆伟自幼和陆信交好,今天从上朝前他就一直陪在陆信身边。闻言沉声道:“不错,人家明摆着要往死里坑你,我看还是称病吧。”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除非我一辈子不出陆阀的门,不然早晚都得挨这一刀。”陆信苦笑道:“好歹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坑吧。”

    “唉,你……”陆修见他颇有迎难而上之意,不由眉头紧皱,刚要再劝,却见崔平之立于宫门口,显然是在等候陆信的。

    两人朝崔平之点点头,便先行一步,到远处马车上等陆信了。

    陆信向崔平之抱了抱拳,崔平之也苦笑着还礼。“陆大人,家父没帮你说话,心里肯定有气吧。”

    “崔令君是祖父,更是阀主,他有他的难处。”陆信微微摇头,不卑不亢道:“我没指望他老人家会当众顶撞老太师,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失望了。”

    “陆兄真是难得的明理之人。”崔平之赞一声,正色道:“父亲特意让我在此等候兄长,就是让我转告你,崔阀是和你父子站在一起的。”顿一顿,他又苦笑道:“但目下,老太师还在气头上,咱们不能再刺激他了。不然只会让事情更加恶化。家父让陆信放心,等过阵子太师消了气,他自然会从中说合,不会让你父子就此坐蜡的。”

    “多谢令君,多谢贤弟。”陆信抱拳致谢道:“有令君这句话,我父子心里就安生多了。”

    “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崔平之拍拍陆信的肩膀,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了,还有就是,两家年前就先不行纳娶之礼了,一切等年后情况好转,咱们再风光大办,如何?”

    “一切都听令君的。”陆信干脆利索的应下,倒是让崔平之愈发不好意思了。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崔平之装模作样的缩了缩脖子,自我解嘲的说道:“但有时候缩缩脖子,还更暖和呢。”

    “也是。”陆信笑着点了点头,崔家这些年老是缩着脖子,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觉着这才是正确的姿势了。

    。

    一只信鸽飞入洛都,落在天师府的后院中。

    小道士取下绑在信鸽腿上的小竹筒,飞快送入正堂。

    正堂中,赵玄清捏碎竹筒的火漆,掏出小小的纸片展开一看,不由大喜过望。

    “哈哈哈哈,师兄一招击败孙元朗,几十万太平教众万马齐喑!这下我天师道的声威,又要上一个台阶了!”

    说完,他还觉着不过瘾,便大步走到门口,推开紧闭的屋门,朝着外头大声喝道:

    “立即把消息散布出去,不二真人在太平城,一招击败孙元朗,逼他终生不敢再入关半步!”

    “是!”天师道道士们闻言,一个个也是喜不自胜。这阵子,因为掌教真人被太平教主一招击败,让这些傲慢惯了的天师道门人,颇有些抬不起头的感觉。

    今日忽然听说,张玄一同样一招击败了孙元朗,而且是远赴太平道的老巢,当着几十万太平教众的面。这何止是将丢掉的颜面找了回来?根本是让天师道的威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

    这下倒要看看,这天下还有谁人敢不遵天师道的法旨?!

    。

    跟手舞足蹈、喜不自胜的赵玄清不同,天女却依然平静如水,从他手中接过信来仔细读了一遍。

    等到赵玄清吩咐完了,兴冲冲转回堂中,天女便轻启朱唇道:“师父信上说,孙元朗并非破军,三煞星应该另有其人。”

    “哦?我没注意看。”赵玄清闻言有些汗颜,方才看了前两句,他就得意的忘乎所以了,根本没注意后半截说的是什么事儿。

    他赶忙又拿过信,快速扫了一眼。

    “师兄的意思是,三煞星很可能不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要我们多多注意洛都新近冒头的人物。”

    “嗯。”这时,天女那绝美漠然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生动的神情,幽幽道:“天师道圣女,有很大嫌疑。”

    “呵呵,天女也别光想着那圣女了。”赵玄清闻言苦笑不已,他得了掌教授意,故意将天女留在京中,并想方设法为她造势,想让她成为天师道的又一块招牌。

    可谁知天女剑心慧眼、灵秀无双,却单纯的像个孩子一样。她自从领命下山之后,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圣女杀掉,然后回山复命。至于其他事情,无论是教务还是应酬,完全理都不理,让八面玲珑的老道士,深感有劲儿没处使。

    听她没说两句,话头又回到圣女身上,赵玄清忙拉回话题道:“孙元朗都没用了,他不成器的女徒弟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不管怎样,我都要找到她。”天女却执着道。

    “天女也要将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这可是师兄的意思哦。”赵玄清苦口婆心道:“七杀、破军、贪狼是三个人,就算圣女是其中之一,不还有两个没着落吗?”

    “嗯,你说得对。”天女终于点头,道:“那还有什么人值得关注呢?”

    “这些人。”赵玄清从桌上拿起一本册子,正是缉事府印发的星云榜。“要说杰出的年轻一辈,除了天女和那太平道妖女之外,都在这本册子上了。”

    天女接过册子翻看,第一页便是陆云的名字。

    “此人好像是本朝第一个圣品,若这些人中真有三煞星的存在,应该就是他吧?”

    “这人废了……”赵玄清伸手,就把陆云那一页直接撕掉了。“敢退夏侯阀的婚,他这一辈子也翻不过身来了。”

    “他敢退夏侯阀的婚?”天女果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抓圣女,居然连近日洛都城中最大的新闻都不知道。

    “呃,不说他了,咱们说说夏侯荣光、崔白羽这些后生吧。”赵玄清却不以为意,唾沫横飞的介绍起其他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