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其他小说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 第1700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200)
    “你娘说你叫琪钰对吧?”洞明长老看钱浅的眼神很微妙,似乎带着些讨好,又有些小心翼翼地拘谨:“我可以叫你琪儿吗?我是你的外婆。”

    “嗯!”钱浅有些不习惯看到一向雍容华贵而又威严赫赫的洞明长老露出这样的表情,她一边乖乖答应着,一边快速扫了自家老爹一眼。

    这一眼,立刻让洞明长老误会了,她立刻朝钱浅摆摆手,像是怕吓到她似的:“琪儿放心,外婆不会让族中人为你批命的。你是我的外孙女儿,谁也不敢把你怎样!”

    咦?这是知道她是半妖了?钱浅抬头看了看自家爹娘,得到了明炴一个肯定的眼神。哎呀老爹效率还挺高嘛!钱浅乐了,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丈母娘。

    “前辈好。”玄靖也站起来向洞明长老行礼,但江清明却在一旁没动。流鸢像是没注意到江清明没有行礼似的,并未出言提醒,反而指着玄靖介绍道:“这是琪儿的师兄玄靖,这孩子从小跟着我们长大,就像是自家孩子一样。”

    “靖儿,”洞明长老点点头:“也别生分的称前辈了,和琪儿一样叫外婆就好。”

    玄靖点点头,直接叫了一声外婆,接着就和钱浅站在一处,也不说话,两人四只眼睛,都瞪得溜圆盯着洞明长老看。人精一样的洞明长老怎么能看不出这俩小的心里的弯弯绕,她叹了口气,转身看向江清明,主动开口问道:“孩子,我听说你叫江清明,你就是氐衡和青菀的儿子吧?赤桑剑执剑者,被族长亲自批命,认定你是七杀星入命的那一位。”

    “是我。”江清明点点头,只答了这一句就不再说话。

    洞明长老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你的追杀令,已经撤了。但我不会瞒你,此事也并非我一力促成,早在几日前我回族中调集人马,祭司大人就已亲自提出撤销对你的追杀。七杀星,虽是凶星却也是将星,太平盛世七杀出世,只会祸乱人间,而逢乱世,七杀星却是破局之机。魔族来袭之后,原本在闭关的祭司大人出关,亲自执上古星象图起卦,卦象所示,不破不立,七杀星主肃杀,七杀为将,否极泰来。”

    洞明长老的话实在有些戳心,江清明一声不吭静静盯着洞明长老,钱浅非常不高兴的刚想张嘴,却被江清明一把抓住了手,轻轻摇了摇。钱浅看了江清明一眼,终于依着他的意思并没有随便开口。

    “孩子,抱歉。”洞明长老一脸严肃地开口:“我知道这些事对于你来说实在有些不堪,但我却并不想欺瞒于你。你自小被断定是七杀星入命,无论被追杀,还是眼下被撤销追杀令,全部只是因着你的命格,这对你实在不公。你可能觉得荒诞,觉得我们以此断定你的生死实在太过轻率,且从未尊重过你生而为人的权利。但我们羲和一族笃信少皡上神传习的星相命盘之术,至今已有上万年。我羲和族人,无不依着星象指引而活,这是我们的信仰,无可改变。然而我清楚,这是我们的信仰,却不是你的,是我们强制你入局,从未给过你选择的权利。之前羲和族已经对不住你,因此我并不想在此事上对你有所欺瞒。我……”

    “娘!”流鸢一反常态高声打断了洞明长老:“您怎么能这样!这也太……您……您跟孩子说这些做什么?!让他更难过吗?”

    “太可笑了!”钱浅也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们要清明死,是因为给他批命批出个七杀星。现在你们要他活着,竟然也是因为他是七杀星,你们又算命得知他是破局之机。你们把人当什么了?清明生来就是你们的棋子吗?是生死都由你们说了算。你们……”

    “玄音。”江清明扯了扯钱浅的手臂,钱浅这才不甘愿地闭了嘴。江清明静静地盯着洞明长老看了许久,之后开口问了一句话:“洞明长老,我只想问,我爹,江家村的江铁匠,是死在何人手中?”

    “江铁匠?”洞明长老一愣:“此事我却并不知晓。他何时去世的?我之前几十年都在闭关镇守星象图,今年四月出关,我闭关时你尚未出生,也是出关之后听说七杀星出世之事。”

    看到江清明不愿开口,玄靖就代替他大略说了一下江铁匠被杀时的景况,洞明长老听过之后沉吟了许久后才问道:“孩子,你可是要寻仇?”

    江清明望着洞明长老,眼神清明:“我自己如何都没关系,但我爹爹的仇,是要报的。”

    “你的问题问错了。”洞明长老平静地说道:“你不该问是你爹爹死在何人手中,而应该问,是何人下令。我能告诉你,当时祭司大人也在闭关,主持族中事务的任意一位长老,都有可能是下令的人,若是得到你行踪时我并未闭关,我也会当机立断下诛杀令,你父亲因此而死,你若想找人寻仇,找我也是一样。”

    “你明知道我不能。”江清明的手猛然收紧,将钱浅的手攥得生疼:“为了玄音我也不能。玄音是我最重要的人,可你是她的外婆。你是在要挟我吗?”

    “并非如此。”洞明长老摇摇头:“事是羲和族人做的,任何一个羲和族人做了都敢认。此事的确是我族对不起你,你要寻仇,我无话可说,与琪儿无关。”

    “您不必这样,”江清明垂下眼眸,声音平静地答道:“我只想知道,是谁杀了我爹。您不说,大战结束,我自然会继续追查。我这人没什么大出息,也从未想过得道升仙,入宗门只是机缘巧合。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愿望,给我爹报仇,还有守着玄音好好过日子,一辈子都在一起。旁的都无所谓,只有这两件事,就算逆天而行,我也一定要做到。”

    洞明长老一脸忧愁地看着手牵手站在一起的钱浅和江清明,最终长叹一声:“好吧,我会尽力帮你查清,绝不隐瞒。只是,魔族未被赶出人界之前,报仇之事还是先放一放。”

    “这是自然。”江清明朝洞明长老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