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个立方体 > 335,转折
    迷你包房内,只亮着两盏壁灯,壁灯发出的晕黄的灯光,将麻雀虽,五脏俱全的“迷你包”照得晦明晦暗。

    歌也没人唱了,音乐的原声也打开了,音量调,只作为烘托气氛的背景音乐而存在。

    迷蒙的灯光,轻柔的轻音乐,加上高脚杯内,猩红的红酒,的包房内,营造出了一种温馨,浪漫的氛围。

    “来,静娴姐,我再敬你一杯!祝你永远青春,永远漂亮!”王起提起一个壶状的混合着红酒和雪碧的玻璃盅,将旁边苏静娴的杯子倒了大半杯,又给自己斟满,而后用中指和无名指家夹住长长的杯杆,举起杯子,递到苏静娴的跟前,做碰杯状。

    坐在他旁边,将半个身子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的苏静娴却摇了摇头,看着王起,醉眼朦胧的道:“七,真的不能喝了呢。再喝就醉了。”

    “不怕!慢慢抿,姐!我又不要你一口喝完,你慢慢抿嘛,姐!这勾兑了雪碧的红酒其实一点都不醉人,跟饮料差不多。”王起安慰着苏静娴,目光则炯炯有神,外加有些肆无忌惮的在对方完美的脸蛋,白皙的颈脖,饱满的胸脯,婀娜的细腰,以及下面被修身牛仔裤裹得紧紧的,笔直而又修长的大腿上来回逡巡,只感觉一阵眼热心跳,某些个“敏感易怒”之物,也似乎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他赶紧翘起二郎腿,遮挡住可能会被看见的不雅之处。

    他现在虽然因为某些地方“二次发育”的原因早已换上了紧身内裤,但是,紧身内裤毕竟不是铁内裤,依然是布料做的,再怎么紧身也有个限度,一旦超过限度,还是容易被有心人察觉。

    王起在苏静娴面前表现的一直老实,木讷,加诚恳的“谦谦君子”的形象,万一让对方看出了他的“不雅之物”从而了解了他的“不轨之心”,那他苦心经营的“老实人”形象可就毁于一旦了!

    苏静娴拿他没办法,娇媚的横了他一眼,抬起芊芊素手,伸到大理石桌边,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脸上则是一副“我拿你真没办法”的表情。

    这表情,却让王起心头十分的受用,犹如吃了一勺对方给自己送的蜂蜜,嘴巴也有些发干了,便端起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口,不动声色的用红酒漱了漱口,为待会儿可能会有的场景提前“打扫卫生”。

    自从在于文丽身上破了自己的处,了解了男女之欢的好处和妙处之后,他就像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似的,不仅感觉过去的年完全白活,以前紧紧框柱,束缚住他的道德跟“礼义廉耻”也渐渐的滚蛋消失。

    这让他在女人面前,哪怕是在苏静娴这种万里挑一,让人惊艳的大美女面前,他也感觉自己比以前自信多了,也胆大多了,不管是目光还是话语,跟以前那个心翼翼,唯唯诺诺,唯恐越雷池一步的自己相比,也更具暗示性和侵略性。

    王起目光灼灼的盯着苏静娴那张百看不厌,越看越喜欢的脸,笑着说:

    “静娴姐,你卖了半天的关子,这下,总可以告诉弟过去的两个月,你一直忙的事了吧?呵呵,你不会……是在忙着谈恋爱吧?”他甚至还“呵呵”的开了句玩笑。

    但苏静娴却没笑,也没反驳,俏脸上一直挂着的让人感觉温馨和安适的笑容却慢慢的消失了。

    苏静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苗条匀称的上半身坐得直直的。她把手里的高脚酒杯放到前面的茶几上,收回手,四指并拢,拿在眼前瞧了瞧,仿佛这只修长,白净的手掌上有什么隐形的异物似的。

    看了好一阵,苏静娴放下手掌,轻轻的搁在自己的膝头,叹了口气,转身看着王起,平淡的道:“过去的两个月,我一直在准备考ya si。”

    “什么,雅……ya si?静娴姐,你……你要出国?”王起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的问。

    托福,ya si,gr,这些是什么东东,有什么用,学了几年外语的王起完全了如指掌!

    苏静娴现在要考ya si,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准备去英联邦国家读研!

    只有申请英联邦国家的研究生,才需要ya si成绩!

    一瞬间,王起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手足冰凉,全身的血液,包括充斥在某条“蠢蠢欲动”的物件里面的血液,也一下子回流,冰冻,让他因为“缺血”,发冷而浑身颤抖。

    “我父亲有个同学在英国曼切斯特大学当教授,算是我的一个世伯吧。他可以给我写推荐信去曼大念&ba。出国留学算是我时候的一个梦想。一年前,大学毕业,因为你柳哥,我选择了留下。现在,羁绊和挂念没了……我想,或许,我可以去实现我的梦想了。”苏静娴转过身体,目光平视前方,望着眼前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王菲的《天上人间》,缓缓的说。

    苏静娴要走了?她就要去英国了?读研,那至少得两三年,也就是说,两三年内,我都不可能见到她了。她那么的漂亮,英国又那么多帅哥,而且还是来自于全球各地的洋帅哥……

    王起越想越恐怖,越想越感到发冷,心脏仿佛一瞬间被人插了一把刀,血汩汩的流;又仿佛被傅红雪的快刀一刀剖成了两半,发痛!

    此时此刻,他跟苏静娴的关系是如此的亲密,亲密到的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人;他和苏静娴的距离又是如此的近,近到他一伸手就能够得着。

    然而,再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让他感觉自己距离苏静娴又是那么的遥远,遥远到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或许下个星期,下个月,对方就要远走高飞,远离江城,永远的离开他!

    “不!我不能让她走,让她离开我!她是我的!她是我王起的!”王起的心头突然涌出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他不能让苏静娴走!如果他让对方这次轻易的走了,以后,两人相隔万里,鞭长莫及,他就真的失去她了!

    而且是无可挽回的失去!

    哪怕他有三把鬼见了也愁的空气qiang也没什么卵用!

    王起苦着脸,望着身前的苏静娴,一脸的哀求:

    “静娴,留下来,好不好?别考什么研,也别去留什么学,就留在商大,留在江城,留在我……我们一起生活的城市好不好?”

    此时的他,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长幼有序”,喊苏静娴什么姐了。

    苏静娴曲线毕露的胸脯朝两边扩张,深深的呼吸。她一连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转过身体,面朝着王起,凝视着王起的脸,问:

    “王起,我可以留下来。但是,我想知道,我究竟为了什么而留下来呢?留下来,我可以得到什么呢?一年前,我为了你柳哥,放弃了留学的梦乡,结果是什么,你也看见了。

    “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我留下来,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等待着我呢?我想要的,你王起可以给我么?只要你点头,说一句‘是’,我回去立刻就把我考ya si的报名表给撕了!”

    如同王起,认知他两年多来,苏静娴也是第一次直接喊他的名字,而且还是如此严肃的喊他!

    “我!苏静娴,你可以得到我!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当你的男人!一辈子的男人!永不变心!”王起很想抓着对方的肩膀,大声的喊!

    但接下来,一道犹如天堑的万丈深渊,一下子横亘在了王起的眼前:

    他固然可以这么喊,这么说,这么承诺,然而,于文丽怎么办?张琴怎么办?

    如果他仅仅只有于文丽,两害相权取其轻,他最多当一次陈世美,做一次负心男好了!

    可是,他不仅仅只有于文丽啊!他还有张琴!

    张琴人家可是把自己的第一次,把自己清清白白的处0女之身都给了他啊!他对人家承诺过的,要爱对方一辈子,对对方好一辈子,这才过了多久,说的话,做过的承诺,就他妈当屁放了吗?

    那他跟柳青又有什么区别?

    王起知道,苏静娴有他!

    他暗恋的对象,视若珍宝一样的女神,心头一直都有他!

    现在,只要他点一个头,说一句“是”,他就可以拥有她,立刻就可以将眼前这个完美无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儿抱在怀里,柔情蜜意!

    只是,他能吗?

    那还有那个资格吗?

    面对苏静娴深情的凝视,大胆的质问,王起躬起了身体,双手捂脸,无言以对,完全说不出话来……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