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1366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日暮时分,秦军铺天盖地的杀到泗沘城。

    这个时候内城中的国王扶余隆和大将阶伯等才知道了外城失守,气极败坏又无可奈何。谁也想不到五万大军出城立营垒防守,结果仅一天就败亡了,不但把城外的防御工事全丢了,连带着把秦军也给带入了城中,把外城又丢了。

    百济泗沘城下。

    秦军虽只夺取了一门,但却已经四面包围泗沘各门,摆明了是要一网打尽,不准让城里人逃走了。

    此次出兵,真正的府兵精锐才两万,还有四千在安东留守。另外有四万多的乡团民兵,以及几万人的武装商民。

    但百济人可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这些秦军数量众多,装备精锐,士气高昂。

    一天时间,就斩杀了一万多百济将士,俘虏了两万余。

    现在又包围了国都泗沘。

    “席君买,你小子可以啊,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好计谋,一举拿下泗沘外城门。”

    刚从后方赶到的徐世绩立即召见了天安营指挥使席君买,对他智取城门赞赏不已。

    “此计是由王长史所献,非职事之功。”席君买没抢功,如实的说明。

    徐世绩目光望向王君廓,神色有些复杂,当年这王君廓的风头可是还盖过他的,他做罗士信副帅的时候,王君廓已经是范阳节度使了,后来又任兵部尚书,可惜犯了几次错,最后更是事涉谋反。

    “王长史之功,本帅定当奏明圣上,当然,席指挥使和天安营的将士们,也是立下大功,都将记大功一件。”

    席君买笑道,“如今已四面围住泗沘城,又拿下了贼人外城西门,是否今晚趁胜进攻,直接夺下全城?”

    “不急,夜晚用兵,难免混乱不清,将士们也辛苦了,只守好这西城门就好,先休息一晚,明日再说。”

    徐世绩说完,便让人带来一个俘虏,让他入内城去给扶余隆等送封劝降信,让他们早点投降。

    内城。

    扶余泰见到俘虏带回来的劝降书,不由的沉默。

    扶余隆的太子扶余文思此时不过一少年郎,可却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如今一败再败,外郭城门也失守,秦军虽暂停进攻,可天一亮,秦军再起攻势,到时整个外城必破,内城更无能守住之理。若到时秦军破城,我父子必不全矣!”

    扶余文思提出归降。

    大将阶伯不许。

    但等议事结束后,扶余文思却再次劝说父亲,终于说动了扶余隆率左右出内城,往西门门请降。

    阶伯还在做城防部署,听闻之后,匆匆想要赶去拦截劝阻,可已经晚了一步了。

    扶余隆父子一降,结果城中许多百姓也都跟着投降。

    徐世绩接受了扶余王父子的投降,又令扶余隆写信给诸门守将劝降。

    信到,诸将皆降。

    阶伯还欲固守内城,可眼见身边的人都无心再守,最终也只得无奈的开门降秦。

    此时,月上柳梢头,泗沘城内外诸门,已经尽落在秦军之手。

    控制诸门后,徐世绩又分兵接管王宫、衙门、府库等,各条街道都派出骑兵巡逻把守,所有百姓被要求返回家中,闭门不出。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扶余王宫里,徐世绩问扶余隆。

    扶余隆无奈道,“当初国内兵变,阶伯等人叛乱,事后立某为王,某也只是他们的傀儡而已。”

    “今率三十七郡、二百余城、八十万户百济军民归附请降,但愿元帅能够保全百姓,勿伤人命。”扶余隆请求。

    “还请给诸郡文官武将去信传令,让他们归降!”徐世绩道。

    “遵命!”扶余隆很听话。

    徐世绩派兵看守扶余王宫,把扶余隆留在王宫里,然后自己回到外城休息。

    夜上中天。

    泗沘城中却很安静,没有抢劫,没有杀戮,也没有纵火。

    骑兵们在巡街,步兵们在守城,各处都有士兵把守,所有的扶余百姓都被要求呆在家中不得外出,不得相互串连。

    徐世绩也没有摆庆功宴。

    庆功宴早晚可以摆,不急于一时。

    宇文承都和陆三等人在煮着汤饼,大家很安静的坐在那里,脸上带着笑容。

    泗沘城拿下了,国王也拿下了,也许这场仗就打完了。

    “这百济一降,咱们也都能分到不少赏赐吧?”

    杨丰道,“我军功账上还攒了不少首级、俘虏、缴获呢,再加上这破敌国擒国王灭国之功,这回肯定赚大了,少不得回头我也能再置上二三百亩良田,然后雇人再起一座大宅院,得前后三进那种,再买上几头牛养几匹马,嗯,再买他一二十个奴隶干活,屋里再买几个小丫头斥候着,后院买几个粗使婆妇厨娘,马夫车夫也得配上,最好是再娶两个小妾,以后这日子可就舒坦了。”

    “头,你呢?”

    宇文承都拿勺子搅了搅锅里的汤饼,看着差不多了,便从身上取下盐包,往里洒入一些盐粒,又继续搅拌几下。

    陆三突然掏出一把绿葱来,得意的揪断扔进去,“刚才路过一块菜地,里面顺手扯了把葱,汤饼里加点葱,那才美。”

    “要是有蒜头就更美了。”

    “头,你有啥打算,这次你的功劳可不小,是不是等回头就调入府兵,成正式的都头了。”

    宇文承都笑笑,“如果可以,我想回长安,就算拿所有军功换一个自由,也愿意。”

    “那可不值,中原有啥好?对我来说,中原就是个伤心地,我阿爷阿娘都是在中原家乡饿死的,那时我出去做役,回到家,结果一个人也没看到,只闻到臭味,最后推开门,结果就看到我阿爷阿娘全烂在床上了,三伏天,人烂透了,到处是蛆是苍蝇·····”说着说着杨丰眼睛又红了。

    当年就是因为目睹了这惨状,服役归来后的杨丰一怒之下埋葬了父母后,便去投了贼匪,也当起了贼。

    再后来,他被秦军剿了,再然后,他被长流安东。

    在这里,他又有了家,有了高句丽妻子,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他已经不想回中原了,一点也不想。

    “我想回去。”宇文承都道。

    “哎。”

    陆三道,“不说了,汤饼好了,吃饭了,再不吃就干了起坨坨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