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玄幻小说 > 女皇撩夫记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画舫
    花舞四下望去,发现她和他竟然站在一处画舫上。

    画舫正平稳地行驶在平静的湖面上。

    “这是哪里?”她诧异地看向他。

    “嗯,不认识了吗?你还在这里救过我。”孟夏指了指不远处的岸边。

    垂柳低垂,行人和车马正喧嚣。

    花舞想起那次过来和爆米花在这个画舫上救过他。

    “是了,那次还以为吴绍群是个奸细。”花舞笑着说道。

    孟夏牵着她的手往画舫里走去。

    画舫还在慢吞吞地往前行驶。

    花舞用神识勘探了一番,惊奇地发现这船竟然没有人操控。

    “你这是什么法术,船可以自己走的吗?”花舞有些惊奇地往船头走去。

    孟夏却伸手拉住了她。

    花舞只觉得腰带一松。

    这人竟然顺手扯开了她的腰带。

    只见画舫四周的窗户唰地关上。

    孟夏抱着她已走到了中间的一个舱位。

    船舱很大,中间是硕大的毡毯铺成的舱底,周边是一些茶几和卧榻。

    孟夏反手就把她压在了毡毯上。

    黑色的毡毯毛茸茸地很舒服,花舞虽然没觉得不适,但是还是吃惊于他的行为。

    她张口刚想说话,嘴唇就被孟夏堵上了。

    狂热的吻,辗转研磨。

    花舞很快就陷入了他挑起的战火里。

    黑色的毛毡上,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

    春色布满了画舫。

    花舞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似乎是被岸上叫卖芋圆的声音吵醒的。

    她模糊着睁开双眼,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正坐在她视线所及的地方。

    “我睡了多久了?”

    “嗯,没多久。”

    “没多久是多久?”

    孟夏没回答她,而是低笑了两声。

    花舞彻底醒了过来。

    “坏人,我要吃芋圆。”她撒娇地瞪着她。

    “好,等着。”他身形一闪消失在船舱里。

    花舞速度地把自己收拾好,起身走到了他刚才坐的地方。

    茶几上铺着一张不小的舆图。

    看来,刚才孟夏正在看的就是这张舆图。

    花舞仔细地看来一番,瞬间就明白这是整个长歌大陆的图貌。

    有些地方似乎被标注了红色的小点点。

    她正要仔细看过去。

    孟夏走了进来。

    手里拎着一个盒子。

    “快吃吧。”他把盒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花舞笑着打开,热气扑散开来,看来还是很热乎的。

    白色的甜芋汤汁上面洒了一层木樨花,香气丝丝缕缕。

    花舞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汤匙搅动起来。

    “最喜欢这个味道啦。”

    吃了一口,甜糯的口感顿时充满了口腔,嗯,很喜欢的味道。

    她吃的欢畅,孟夏看的认真。

    似乎看着她吃东西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快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这画舫怎么就空无一人?”花舞边吃边抬头斜睨了他一眼。

    孟夏勾了勾唇角。

    “嗯。”了一声。

    “咳咳.....”花舞一口甜汤差点呛着。

    孟夏赶紧把手压在她的后背,一股暖流从喉咙而下,她瞬间就顺气了。

    “喂,你这人,还真不害臊,话说你成神能不能不要这么俗。”花舞嘟着嘴,垂着头,又开始继续吃。

    “俗也是道,难道你不觉得每次双修,你的精气神都会更好吗?”

    孟夏说的一本正经。

    花舞差点再次噎住,她下意识地游走了身体的经脉后,发现身体确实有更好的轻盈感。

    而且神识里的一些景象更加清晰起来。

    她下意识地看向桌子上的那张舆图。

    “我的神识要凝实出这里所有的山水吗?”

    孟夏又嗯了一声。

    花舞抬头看向他:“怎么觉得你特别的腼腆,害羞?咋的了?遇见风情美丽的少妇啦?”

    “不就是你吗?”孟夏这次接的倒是快。

    花舞哼了一声,不搭理她,三两口吃完碗里的芋圆,把碗一推:“大神,把碗筷收拾了。”

    “好来~”孟夏声音轻快地答应了她。

    起身把碗筷拿走。

    花舞弯了弯唇,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船尾。

    话说,她怎么觉得这船还在开呢?

    “喂,我们到哪里了?”她颠颠地跑了出去。

    前面不远处的河岸上出现了许多的梨树,开的一树树的梨花。

    景色有些熟悉。

    她瞬间转了过来。

    “孟夏,这是到了尚都了吗?”

    “是呀。”孟夏从船尾走了回来。

    “咦,我们走了,你也没和花离打声招呼?”

    “说过了,他知道,只是你还在睡而已。”

    花舞:“......”他还有理了。

    孟夏走过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指着岸上的梨花道:“这里才只是梨园的一个码头,这两年,太史把这里接通了洛水,联通了赤水,货物通行不错。”

    “我说嘛,只有尚都才有甜芋圆呀。”

    她砸吧砸吧嘴。

    “还要吃吗?我们上岸去?”孟夏探寻地问她。

    花舞连忙点头。

    两个人身形一闪就往岸上行去。

    “画舫呢?不要了吗?”

    “会有人来收拾。”

    两个人穿过不是很大的码头,码头上有不少工人在装卸货物,货船停泊着几艘。

    花舞大概瞟了一眼,看到都是一些食材还有灵石之类的货物,还有一艘船装的都是药材。

    “走吧,太史管理的很好,你不用操心。”孟夏拉着她身形一晃就消失在梨园的深处。

    他们俩的速度快。

    眨眼就到了老梨树底下。

    微风过,老梨树响起沙沙地声音。

    一树树的梨花飘飘散散而落下,落了花舞一身。

    站在旁边的孟夏身上却一片都无。

    “老梨树,你就是这么招待我这个远道的客人的吗?”

    “是呀,好久不见,丫头。”

    老梨树丝毫不见外。

    “好啦,给我带酒来了没?”

    “有,当然又。”花舞从空间里搬出一个个酒坛子。

    都是尤蓝店里的存货。

    他们都没跟来,这里的物资她随便用。

    老梨树哈哈大笑:“不错,不错,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哦?什么愿望都可以吗?”花舞有些好奇。

    “是呀,虽然老人家我算上一卦,是要减损不少阳寿的,但是,我还是可以算一算的,都一把老骨头喽,在这里呆的久了,也想去轮回里转一转了。”

    “不,不,您还是在这里守护着一方水土吧,我还是不要您算了,减少阳寿这种事岂能是儿戏,心意领了。”花舞连连推辞。

    老梨树哈哈大笑:“没关系的,我已经有了接班人,你看看左边那棵树,他已经也有五百年的岁数了,和我修行了五百年了,也可以喽。”

    花舞顺着他的说法看向左边。

    果然有一棵老树看起来比这棵树小那么一圈。

    那棵树瞬间发出声音:“拜见陛下,我还没化成人形,所以,不能亲自见礼。”

    “不用,不用。”花舞笑着摆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