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戏法罗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抱歉(第五更)
    罗四两语气平静:“我不知道你怕不怕我,但我知道你赢不了我。你父亲赢不了我爷爷,你赢不了我父亲,更加赢不了我。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罗家人从来没有输过,戏法罗从无败绩。”

    “好,很好。”路易斯撕掉了所有伪装,恶狼本性在这一刻暴怒无疑:“那就来吧,我能弄死你父亲,就能弄死你。你只是不是觉得我多年不上舞台,就忘了我也是一个顶级魔术师。”

    唐易思赶紧对罗四两说道:“你真的要跟他比试青空凌云啊,可是我们连道具都没有准备啊。”

    拄拐老人出声道:“你父亲当年用的道具,我们这边一直是准备着的,毕竟那么大型的道具,靠自己恐怕是很难运过来的,只是上面的机关是你父亲自己布置的,我们也不清楚。”

    唐易思又问罗四两:“那布置机关需要多久啊,我们也没有准备。”

    罗四两看向了张志峰,现场也就只有他跟张志峰是机关大师,而且罗四两父亲的机关术也是从鬼马张家学的,算是师出同门。

    张志峰皱眉道:“如果靠我们两个人的话,恐怕需要半天的时间。”

    刘明道:“这么久啊,不会迟则生变吧?”

    唐易思赶紧问道:“等一下,还有我们两个呢,如果再加上我们两个呢?”

    张志峰道:“还是半天。”

    唐易思差点被噎死。

    罗四两也皱眉,单靠他们两个人需要的时间就真的太久了,而且消耗的体力太多,容易发生意外,毕竟他刚刚才大战一场啊,他手臂上的伤都没好呢。但罗四两真的没时间拖了,他也怕迟则生变啊。

    “再加上我,三个小时。”一道女声从后响起。

    众人一愣。

    “张蓉蓉,你怎么来了?”唐易思惊讶。

    罗四两也是神情一滞,握过那半枚刀片的手下意识缩了缩。

    张蓉蓉走到近前,眼睛跟罗四两碰了一下,便迅速挪开了,不敢再看罗四两。

    罗四两发现张蓉蓉消瘦了不少,面色很憔悴,连嘴唇都有些发白。

    张志峰解释道:“前两日咱们不是被那个神秘的黑桃3盯上了嘛,我就打电话回去搬救兵了,打算用我们张家的困人机关术把那个黑桃3给抓住,结果没想到,那个黑桃3被别人给收拾了。当然了,蓉蓉也已经赶到了。蓉蓉,家里那些机关你都带了吧?”

    “带了,改一改就能用。”张蓉蓉回答。

    张志峰笑道:“那就好,四两,你做指挥吧,对于那些机关我们只知道大概,但是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处理的,你来吧。”

    “我……”罗四两有些欲言又止。

    “开始吧。”张蓉蓉反倒是简单多了,说罢,张蓉蓉率先去整理起了机关。

    罗四两轻叹一声,也动了起来。

    现场谁都没走,大家都想见证接下来的大战。

    老安迪斯和路易斯被留在了最中间,被所有人看着。

    路易斯闭目养神,他就站在拄拐老人身边,他闭着眼睛说:“老板……”

    拄拐老人沉声道:“路……是你自己选的,当年我们输的惨烈,却也光明磊落。你真的不该那样做,如果你换种方式,我都会保你。别怪我,孩子。”

    路易斯却是摇摇头,他道:“我只是想说,谢谢您,先生。”

    拄拐老人嘴角微微颤了一下,最终也只是一叹,并没有再说什么。

    ……

    安迪斯也下了台。

    尽管先前众人都在辱骂安迪斯,可是现在安迪斯下来了,他们都赶紧让出了一条道,不敢阻拦。

    安迪斯的脑子里面也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他的腿仿佛已经不受脑子控制了,等他发现的时候,他竟已经来到了老安迪斯身边。

    老安迪斯看着自己儿子,眼睛罕见地出现了柔和:“安迪斯,我们父子之间已经没有话可以说了吗?”

    安迪斯不答。

    老安迪斯看着自己手上的那枚小铁片,他蹒跚着脚步,慢慢挪到了安迪斯身边,把小铁片放在了安迪斯手上。

    他苦涩地笑着,眼眶有了晶莹。

    老安迪斯颤着声音对安迪斯道:“儿子,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把我经历的不幸都强加在你身上。对不起,儿子,是爸爸错了,是爸爸错了啊……”

    安迪斯鼻子酸的厉害。

    他长这么大,老安迪斯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半句软话,从来没有过。

    他很恨他父亲,他相信他甚至比罗四两更加恨他的父亲老安迪斯,可是安迪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的鼻子竟然酸的这么厉害,他的心里竟然难受的这么厉害。

    ……

    罗四两等人在热火朝天地组装青空凌云所用的机关。

    可罗四两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张蓉蓉根本不看罗四两,自己顾着自己努力去安装。

    “蓉蓉……”罗四两还是说话了。

    张蓉蓉只是平静道:“不用说了,干活吧。”

    “蓉蓉……”罗四两又出声了。

    张蓉蓉盯着眼前的机关道具,根本不抬头看罗四两,她用微微发颤的声音说:“不用说了,我都看见了,其实你心里早就已经有选择了。”

    “可我……”罗四两想说些什么,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张蓉蓉摆弄着道具,说道:“其实你跟老安迪斯一样,都是自己在欺骗自己,其实你心里早就清楚。你为什么宁愿保留人家的半枚刀片六年,却根本不肯接受和承认自己内心的感情。”

    罗四两说不出话来。

    “你这样真的不好。”张蓉蓉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在手上机关上,但她不敢抬头,她怕自己一抬头就会让罗四两看出她的狼狈和不舍。

    罗四两也叹了一声,眼中多了很多茫然。也多了曾经很多回忆和思绪,他压制过很多回忆,还有很多情感。他曾经有过很多痛苦的不敢面对的回忆,罗四两在压制那些东西的时候,是不是也压制了别的?

    罗四两不敢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压制了别的东西,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那半枚刀片保留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