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511章 人无信不立
    刘嘉平也反应过来,急忙上前一步,抱拳冲人群团团转了一圈,高声笑道:“各位远道而来,一杯水酒总要让大家吃的。酒宴早就准备好了,请各位大人赏脸!说起来这是我刘家沾光了,虽然将计就计,却因祸得福,能得各位大人汇聚刘家,刘家蓬荜生辉,不胜荣幸!”

    刘老爷再不甘愿,也被一双儿女架住了,也强笑道:“蓬荜生辉,不胜荣幸!”倒未引起人怀疑,毕竟他受伤在先,举止不如平常洒脱也是常情。

    他父子留意的是刘诗雨的终身,而赵朝宗留意的却是范大勇勾结废帝余孽、追杀方家祖孙这件事。

    这件事说明什么?

    说明范大勇之前利用玄武王的声望,利用他哥和世子哥的名头召集江南官商围剿李菡瑶,最终目的却不是辅佐玄武王,而是为了复兴大靖!

    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小爷生气了。

    他手指着范大勇,笑问方勉:“他怎么还活着?”

    你怎么还让他活着?

    方勉不理会他讥讽,很实诚地告诉他:“我姑姑亲口答应他,放他走,然后你们就来了。”

    赵朝宗又转向李菡瑶。

    李菡瑶瞅着方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这孩子瞧着很一身正气,君子如玉的那种,可是他眼底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泄露了他看好戏的心理,也泄露了他算计赵朝宗的险恶用心。明明三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他不说,偏偏推到她头上,要她跟赵朝宗打擂台,这小子想干什么?这是想嫁她的赘婿该有的态度吗?

    方勉迎着李菡瑶“深情”的目光,把修长的身子挺更直了,展示他君子如玉的好形象。嗯,他也没什么坏心眼,就想看赵朝宗被姑姑教训而已。

    赵朝宗问李菡瑶:“为何要放他?”

    李菡瑶道:“为了救刘老爷。”

    赵朝宗追问:“刘老爷不是脱险了吗,为何还要放他走?就该杀了他以儆效尤!”

    李菡瑶道:“我答应他的呀,怎能说话不算数。”

    赵朝宗冷酷道:“他罪无可赦!”

    李菡瑶道:“人无信不立!”

    赵朝宗故意大惊小怪道:“对这种人讲信用?他自己就是无信无义的小人!哥哥知道李妹妹心软,可是善心也不能用在这种人身上,放了他将来就是祸害。当初,李妹妹对嘉兴帝那昏君都不肯讲规矩,接了圣旨答应进宫,半路上却诈死逃走了,后来更是起兵造反,杀进皇宫!今儿是怎么了,竟对这狗东西讲起信用来了?”

    这话看似夸李菡瑶心善,实则嘲笑她,说她妇人之仁,没魄力。既然心软,何必出来争霸天下?躲在深闺绣花就好了嘛,争霸天下的事让男人去干。还嘲笑她,从来就不是个遵从规矩的女子,造反的事都干了,又何必装模作样,装什么君子,根本就是一女魔头!

    段存睿等人都满脸赞同,都看着李菡瑶。

    李菡瑶笑吟吟道:“照这样说,小妹今天可不能放赵兄走了,连同他们——”她纤手指点着段存睿等官员,轻轻一晃,划了个圆弧,囊括了在场所有人——“凡是不服我的,今儿一个都不能放,全要杀了。”

    段存睿等人无不变色。

    赵朝宗心也提起来了,面上却笑道:“妹妹可别吓唬我,大老远的赶来,连茶都不曾喝一口,就要死了,哥哥会死不瞑目的。要动手,也等我们吃了酒宴再说。”

    众人都被他说得笑了。

    鄢芸看着他目露赞赏。

    这小子有胆色!

    李菡瑶笑道:“说说而已。王兄派赵兄护送观棋他们回江南,并托观棋向小妹转达一项协定:言明双方先联手驱逐外敌,然后再论其他。王兄还书信恳请我,要我照应你。若我背信弃义,把你杀了,岂不跟范大勇一样?”

    赵朝宗不悦道:“妹妹把我哥与这混蛋相提并论?”

    李菡瑶道:“不过是借王兄阐述一个道理:人无信不立!乱世争雄,各逞手段,没有范大勇,也会有张大勇、李大勇。比如段大人,若有天我杀了他,说他罪无可赦,赵哥哥是信我呢,还是信段大人?”

    赵朝宗愣住,段存睿他不太了解,李菡瑶他也了解不够,李菡瑶若杀了段存睿,他真不好说。

    段存睿目光沉沉地看着李菡瑶,皮笑肉不笑道:“李姑娘这是敲山震虎,要对我段某人动手了?”

    李菡瑶笑吟吟道:“哪能呢。段大人是湖州少有的令李菡瑶钦佩的官员。我知道大人看不惯李菡瑶离经叛道,但菡瑶却不会对大人下手。菡瑶虽是女儿身,却顶天立地,一言九鼎,不是范大勇之流可以比的!”

    段存睿听罢很是意外。

    李菡瑶傲然环视在场诸人。

    最后,目光又落在赵朝宗身上,道:“当日,小妹虽然违抗了圣旨,却做好了隐姓埋名、一辈子不见光的准备。这就是违抗圣旨的代价!李菡瑶造反,不是因为进宫的旨意,而是昏君下旨斩杀了鄢大人,并令钦差调兵围困李家,牵连无辜者无数。天子无道,百姓反之!”

    赵朝宗忙笑道:“那是。我们也是为这个才反的。”

    段存睿沉默,神情复杂。

    人无信不立,这个道理谁都懂。李菡瑶要成大事,必须树立自己的声望和口碑,否则以她女子之身,想要在乱世中争得一席之地,就很难了。

    刘嘉平见李菡瑶被赵朝宗诘责,而起因却是因为妹妹和范大勇的亲事,他作为哥哥不能袖手旁观。赵朝宗乃世家子弟,又是京城来的,又是王壑那边的,刘家既已投靠李菡瑶,他就该出头应战,躲在李妹妹身后算什么男人?

    他与妹妹对视一眼,上前一步,对赵朝宗道:“赵公子可知刘家为何投靠李妹妹?”

    赵朝宗道:“为何?”

    他也想不通呢。

    刘嘉平道:“在纺织这行内,李妹妹虽是女子,年纪又小,然名头却大,魄力非凡,手段非凡!商场上最重信誉口碑,答应人的事,哪怕倾家荡产也只能自个咬牙认了,过后再凭本事赚回来。李妹妹素来一言九鼎,刘家投靠她,踏实。像范大勇今天对刘家做的,李妹妹绝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