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玄幻小说 > 民国谍影 > 第九百七十五章 重回光明
    宁志恒制定的整个计划里,李云卿是最关键的一点,因为此人的身份之重要,足以让各方势力为之侧目。搜格格党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而且李云卿还是此次上海站失利的罪魁祸首之一,如果没有他的牵线搭桥,罗子栋也不会为李志群效力,王汉民也不会被俘投敌,所以在计划之初,李云卿就已经上了他宁阎王的生死簿。

    骆兴朝接着对崔元风问道“对了,今天李志群并没有带回来可疑的目标,也就是说,余朴及时离开刺杀现场”

    骆兴朝全力配合这次行动,负责打探情报,并收集李志群的一切反应动向,反馈给宁志恒,以便他做出正确的判断。

    崔元风就是一直跟着李志群这条线,听到骆兴朝询问,点头回答道“确实是这样,我上午十点在市政厅的大门口,亲眼看到了余朴进入了市政厅,不过我怕露了行迹,没有跟进去,在出了事之后,市政厅就被封锁,可是我没有看到余朴离开,再后来李志群就带人赶到,最后也没有抓捕什么人,应该也是一无所获,我想余朴可能是反应够快,从其他出口及时离开了。”

    崔元风早就听从骆兴朝的安排,提前就在市政大厅的门口监视情况。

    事实上情况和他猜测的差不多,丁墨接到求救电话后,为了隐蔽行踪,并没有从市政厅大门进入,而是从一处侧门进入了市政厅,交涉完成后,带余朴走的时候也是走侧门,这样,一直在大门口监视的崔元风就没有察觉到。

    “无所谓了,只要我们确认余朴去过市政厅,这就足够了,他的行踪一定会留下痕迹,你想想,市政厅这么多耳目,他哪能面面俱到,而且他越是遮掩,就越显得可疑,反而会起到反效果,更让李志群觉得他就是凶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帮着李志群把怀疑目标放到他的身上,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骆兴朝却是不以为意,在宁志恒的设计里,原本就没有指望刺杀李云卿之后,市政厅的保卫力量能够及时控制现场,并把余朴困在大楼里。

    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说,余朴得到微型手枪之后,并没有随身携带,或者李云卿的死并没有及时被人发现,甚至是市政厅保安力量反应迟钝,都会让余朴从容脱身,及时离开。

    当然这些因素,宁志恒其实也可以做手脚控制,但这样做就露了痕迹,遇到李志群这样的老手,反而会成为一个破绽。

    其实在这个环节,只需要余朴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市政厅大楼,就已经足够了,接下来的证明工作都会由骆兴朝来负责,他会引导李志群的思路,一步一步的把怀疑目标指向余朴,之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就是为了这个环节做铺垫的。

    以宁志恒缜密之极的设计,又岂能给对手留下半点漏洞,不论余朴怎么补救,当他进入市政厅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完全由不得他了。

    对于骆兴朝的话,崔元风自然有他的理解,在骆兴朝的指挥下,他做了许多的工作,但是他也很清楚,骆兴朝手中一定还有其他的力量,比如说今天李云卿的死,这一定是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之外的一股力量所为,自己只不过是打个配合。

    至于这股力量是谁他其实心里也大概有数,而且现在骆兴朝做事也并没有瞒着他们,看来是时候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想到这里,他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处长,其实有句话,我藏在心里很久了,就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骆兴朝微微一笑,身子前倾,也靠了过来,点头说道“元风,这么多年了,自从我加入上海情报站,我们就在一个小组里共事,你我亲如兄弟一般,有什么不好说的”

    崔元风脸色一正,重重的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那好我想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在为党国效力是不是我们还有回头的可能”

    说到这里,他紧紧地盯视着骆兴朝的眼睛,声音隐隐有些颤抖“是不是,我们也可以做齐经武”

    终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骆兴朝手下这些亲信,都是久经训练的特工,头脑清楚,思维敏捷,对事情都由自己的判断,骆兴朝要想用他们,就不可能完全瞒过他们的眼睛。

    也正是因为如此,骆兴朝也不得不请示宁志恒,在得到了宁志恒的同意后,他也没有再回避这个问题。

    他淡淡地一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

    崔元风眼睛一亮,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他用无比期盼的眼光看着骆兴朝。

    “元风你说的对,我们要做齐经武,要做邓元凯,而且我们要做的比这还要多得多,我至始至终都在为此努力,现在你们也在做着同样的努力,以后人们自然会知道,我们没有背叛国家和民族,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挺直了腰杆告诉大家,我们不是叛徒”

    骆兴朝的话,让崔元风激动的满脸通红,他双手紧握着拳头,又有谁真的甘心做叛徒做国家和民族的罪人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够重回正途,此时的他如同在暗无边际的深渊中绝望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条回家的光明大道心中的喜悦无法言语

    他的眼中溢出一丝泪花,但很快就抹擦掉,语气却是沙哑低沉,郑重的说道“明白了,现在我这心里算是真正敞亮了,我错了一次,就绝不会再错一次。”

    骆兴朝起身上前,一把搂住崔元风的肩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对于崔元风的感受他是能够完全理解的,当初他重获新生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那个时候他就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绝不会再错一次,如今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把毒药随身隐藏,就是要时刻准备着杀身成仁,绝不会再给敌人任何的机会。

    “元风,今天你我的谈话算是把事情都说开,那我现在郑重的介绍一下,事实上我们并不是在孤军作战,一直以来,我都在接受着军统局的领导,并隶属于军统局行动二处第一情报科,也就是日本人口中所说的军统上海情报科”

    “什么上海上海情报科”

    崔元风一听不由得惊得呆若木鸡,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他指着骆兴朝,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

    上海情报科这对于上海各大情报部门来说,那绝对是如雷贯耳,赫赫有名的存在

    作为中国情报部门里最神秘的特工部队,它的存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日本人从各种渠道早就知道了它的存在,并在一系列的交锋中饱受摧残,吃尽了苦头,全部以失败告终,为此不知损失了多少优秀的特工。

    更可笑的是,在这个日本情报力量空前强大,被视为大本营的上海,双方交手数年,到现在为止,日本人竟然连这支部队的影子都没有摸到过,完全是在被动挨打,这被日本情报部门视为奇耻大辱

    影佐机关甚至刻意的宣布,任何有关于上海情报科的情报,各个情报部门都必须列为最有价值的绝密,高于其他保密等级,优先处理。

    崔元风当初也是上海站人员,对此也是再清楚不过了,心中也对这支特工部队暗中敬佩不已,可是他绝没有想到,骆兴朝竟然就是其中一员

    “这是真的”

    看着崔元风如此失态,骆兴朝忍不住哈哈一笑,开口说道“当然是真的,并且以后你也是其中一员,我会上报你的情况,并重新登记在册,交由总部存档,其实你不说,这次行动之后,我也要和你好好谈一谈的,之前我已经把你的情况请示了上级,并得到了同意,以后我们就要真正的并肩作战了。”

    崔元风一听要为他重新建档,忍不住一把握住了骆兴朝的手,连连点头,再次激动的说道“好,说的好,我们真正的并肩战斗”

    两个人都是兴奋不已,崔元风突然想起什么,他脸色脸色一正,再次说道“文祥的情况和我一样,他心里其实也早就猜测了您的身份,只是不敢开口,他可是知道不少事,也是真心为您做事的,您看”

    骆兴朝笑着说道“你放心,找个机会我和他谈一谈,目前来说,我只能相信你们两个,其他人不做考虑,还有,我在组织里的代号叫木鱼,你们两个就是木鱼小组的成员,只向我负责,你们心里要有数。”

    崔元风重重地点了点头,骆兴朝又和他交代了几句,两个人认真商量了下一步的行动措施,崔元风才领命而去。

    两小时后,崔元风再次来到了骆兴朝的办公室,汇报道“处长,李志群带着人又去了验尸间,应该是有结果了。”

    骆兴朝抬手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好,我们再等十分钟,锣鼓开场,也该我们登台给他们唱一出好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