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七十三章 第九合道
    王景云这么好说话么?还是说别有所求?

    赵然等待着对方提出要求,但一直到告辞出来,也没见到对方再开新的话题,只能疑神疑鬼的下了茅山。

    下山之时,赵然正巧遇见了潘锦娘,两人目光对视一眼,各自扭过头去,权当没有看见。

    仅仅过了五天,汪宗伊就送来了以文明城市创建活动评定委员会名义发来的公文,对南直隶在创建活动中被评为不合格的十八个县提出整改要求,整改情况将于两个月后进行评估。

    这是按照赵然的建议操作了,上元和江宁立刻开始整顿起来。

    到了月中的时候,赵然从《君山笔记》和《皇城内外》同时收到了消息,茅山九霄万福宫冲击合道境的天师潘衡越成功出关,晋级合道,其大天师授箓大典将于月底在庐山举办,诚邀各方大炼师以上高修前往庐山观礼。

    潘衡越是执掌九霄万福宫的大炼师潘养寿的父亲,是茅山三炼虚中修为最高者,在天下炼虚中,其修为和斗法实力与鹤林阁潘蕊珠、龙虎山张阳鸣并列于前。

    潘蕊珠刚刚入了合道没两年,潘衡越就紧接着跨入了这道天底下最难的门槛,对于如今的道门来说,这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大好事。

    这十年来,张大真人、龙阳祖师飞升,邵大天师故去,道门连续损失三位合道,而且是资历深、能力最强的三位合道,这种损失实在是太过巨大,对维持与佛门各国的相对均势极为不利。

    好在有潘蕊珠和潘衡越顶上来,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道门的部分损失。接下来,天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龙虎山上,期盼着张阳鸣能够同样获得成功。

    潘衡越的大天师授箓仪式,总观也同时邀请了京中的几家修行机构负责人参加,包括朝天宫、显灵宫和灵济宫(上三宫的说法已经废止),包括鸡鸣观、元福宫和讲法堂。

    黎大隐飞符询问赵然应该如何应对邀请,赵然很是犹豫,他其实是愿意亲自去看一看,耗费七千二百万信力的授箓是怎样的情景,但迟疑了片刻,还是选择了放弃。

    不管怎么说是有过被退婚经历的,去了以后总是尴尬,于是回复:“我身体还没好,就不出远门了。再说以我现在的伤情,无法直接承受合道境大修士的威压,所以打算回绝总观的邀约。”

    黎大隐赞道:“这个主意好,我的伤也没好,不去!”

    黎大隐不去是真心不想去捧茅山的脚丫子,去年就是司马天师第一个提议要把他家的元福宫收走,他还去道贺?那就太软弱了。

    但他请假的理由太过简单粗暴。受伤的借口,赵然可以说,但黎大隐说出来就不太合适,他是被东极阁邱云清打伤的,真师堂已经为此作出了处罚,此刻还咬着受伤这件事情不放,那就是对真师堂的处置明示不满了。

    赵然建议:“咱俩都拿受伤说事,不太合适,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你要实在不想去,干脆抽空出京,找个由头,就说在外边忙事儿,回不来,这也比说你受伤好。”

    黎大隐飞符道:“也行,干脆我去舟山等着,算下来,潘衡越这个月底授箓,到时王成羽也出海一个月了。他自己说的,由舟山出海,直航磺雀岛,来回也就是四、五十天左右,差不多,我提前去接船队就是!”

    赵然道:“那干脆你再帮我个忙,由我鸡鸣观行文,请你代为巡视舟山等处沿海,严查走私,如何?”

    黎大隐当即道:“那更好!”

    真师堂为潘衡越举办的大天师授箓典礼庄严而宏大,据说到场的道门高修接近千人,超过了前年潘蕊珠的授箓典礼。这也难怪,道门太需要新的合道境大修士支撑场面了,潘衡越的成功破境,无疑是提振道门修士整体士气的强心剂。

    赵然还听从典礼上回来的陆西星说,授箓之际,隐隐听闻仙女歌声,七千二百万信力值化作一道虹光跃升天际,令人对上界心生无限向往。

    但陆西星也酸了茅山几句,说这些日子,司马天师在真师堂中十分自得,茅山上下个个趾高气昂,令人忍不住想笑。

    赵然笑道:“有合道境大修士出现,这是茅山上百年没有过的大事了,这下子他们终于可以堂堂正正自称三山弟子了。”

    不管赵然和陆西星酸不酸,潘衡越的合道,的确对道门至关重要,听陆西星说,北元、西夏和吐蕃的动静忽然间少了很多,边境的紧张局势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赵然接到了黎大隐的飞符:“致然,我们的船队没了!”

    赵然有些惊诧:“四条船都没了?”

    黎大隐道:“只回来一条,其他三条都没了。是灵鳌岛干的,致然,咱们要报仇啊!”

    赵然连忙回复:“别着急,好好说。王成羽回来没有?”

    黎大隐道:“他回来了,不幸中的万幸,我们马上回应天,你在鸡鸣观等着!”

    黎大隐和王成羽是乘坐三茅馆飞行法器——无穷莲座返回的,下午出发,一个多时辰便赶回了应天,直接落在鸡鸣观的景阳楼前。

    王成羽满脸憔悴,被黎大隐搀扶着,一边从莲座上下来一边咳嗽,一屁股坐在椅中,整个人都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赵然赶紧吩咐厨下送上饭菜来,给王成羽饱吃了一顿,见他稍微缓过些劲儿来,这才询问:“究竟怎么回事?”

    王成羽哀叹一声,道:“此行不顺,有辱使命。”

    黎大隐怒道:“灵鳌岛的人,他们海路中遇到了船队,盘查过往船只,非要船队缴纳令旗费。”

    赵然问:“什么令旗费?”

    黎大隐道:“灵鳌岛在海路上开始设卡了,不交钱就当场抢船!这帮海盗,当真无法无天!”

    黎大隐只是听王成羽和回来的几个水手所说,因此也讲不清楚,还是由王成羽陈述来龙去脉。

    “以前从未听说过什么令旗费,我这才上岸退隐了不到一年,海上就出了这许多乱象,当真想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