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掌家小农女 > 第九七九章 秦氏的道理
    小暖一拍额!

    是了,娘亲在感知这方面的八卦上,触角尤为敏锐!她怎么会以为娘亲察觉不到呢。既然娘亲知道,那她是咋想的?

    秦氏如实道,“娘看李大人没这个意思,就是老夫人一厢情愿,所以娘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您都会用成语了!”小暖惊叹。

    秦氏抿抿唇,“说正事儿!”

    “哦!”小暖立马严肃地问道,“那您呢?女儿听说左相院里就俩妾,孩子也都是嫡出的,所以女儿觉得左相虽然不一定是好人,但他应该是个自律甚严的好男人。您如果要再嫁……”

    “瞎说啥呢!咱们这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娘干嘛要嫁去别人家里伺候人!”秦氏打断闺女。

    “他们家那么多下人,不用您做事。而且李家庄离着近,您嫁过去也就几步路的事儿,咱们以后还是一块住着,多方便。”小暖劝道,其实左相除了岁数比娘亲大了点,其他方面都挺合适的。

    秦氏才不这么觉得,“他家里下人再多,该媳妇做的事儿一点也少不了。去李老夫人那里晨昏定省、端茶送药,还有李大人房里的事儿,不还得他媳妇管着?娘可不要再过那样的日子了。说起远近,咱们自己就有家和庄子,娘干嘛还要去别人家住着,低声下地地看人脸色?”

    呃……

    小暖觉得娘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您才三十出头,也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一起过日子。娘,不是所有男人都像我爹那么差劲,大部分还是知道心疼媳妇的。”

    秦氏摇头,“男人为啥娶媳妇?就是想让媳妇生孩子给他家传宗接代、伺候自己。女人嫁过去就得伺候男人,就得干活,这是份内的事儿,你不干就是不对。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不干活,凭啥穿人家的衣裳、吃人家的饭,死后还埋进人家的祖坟里,享受香火供奉?”

    “娘这后半辈子不缺衣裳也有饭吃,死后能埋进秦家祖坟,享受秦氏后辈们的香火供奉,为啥还要嫁人?”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小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但是,真的很有道理啊!

    “娘听李家庄的下人们议论过,李夫人在世时,他们两口子也就是各忙各的。李大人当那么大官,脑袋里装着的都是大事儿,哪有功夫跟媳妇在一块儿。娘嫁过去干嘛,守着空屋子算时辰等他回来?就算他回来了,娘能跟他说啥,说田里掉了几个棉桃,还是说大黄抓了几只兔子?”

    秦氏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最后总结道,“所以小暖,你歇了让娘再嫁的心思吧,娘觉得现在没人管着的日子真挺好的。现在有你们,过两年娘娘从宫里出来,娘能挨着娘娘住了,你再生几个孩子,让家里热热闹闹的,娘就要啥有啥了。”

    见娘亲提到华嫔娘娘那两眼闪亮亮的模样,小暖就知道自己劝不动了。在娘亲和小草眼里,华嫔娘娘那可是神一样的存在,如果能挨着神住,谁还想去找个凡人啊!

    不过,“您既然不想嫁,也知道老夫人的意思,为啥还跟李老夫人走得那么近乎呢?”

    “这一来呢,李老夫人人好,见识也多,跟她待着娘能长见识;二来,她是皇后的亲娘,皇后算是你的正经婆婆,能跟李老夫人走得近点儿,以后你嫁过去不也能少受点气啊。”秦氏说着自己的想法,“现在她是皇后,以后她就是太后。她在宫里咱们够不着,跟她娘处得好了,总没坏处吧?”

    娘亲在小暖心里的高度,蹭蹭蹭地蹿高三大截!娘想得比她明白,甚至连小暖没想到的她都想到了,娘做事,处处都是为了她和小草考虑。

    小暖钻进娘亲怀里撒娇道,“娘真好。”

    秦氏摸着女儿顺溜的头发,缓缓地道,“小暖,娘这辈子知足了。以后可别再说让娘嫁人的话,否则娘就当你嫌弃娘,不想要娘了。”

    “小暖要您,什么时候都要您!”小暖收紧胳膊,知道这个事儿过去了。嫁人有嫁人的好,不嫁人有不嫁人的好,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娘,姐姐,小草画好了一幅,你们看!”小草举着一张比她还高的画跑了进来,大黄摇着尾巴在后边跟着,那得意劲儿,好像这画它也有参与一样。

    小草画的是李家庄的大门。门上挂着一对大大的红灯笼,门前停着几辆马车,车夫正靠在车上歪着脑袋睡觉,旁边的牡丹花上还飞着两只蜜蜂。

    小草的小脑袋从画旁边露出来,闪着大眼睛问,“怎么样?”

    “汪?”

    秦氏立刻道,“好看,我闺女画什么像什么,真好看!”

    小暖夸奖得更为具体,“非常好!尤其是这两只蜜蜂,让这幅画静中有动,很有创意!”

    小草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娘娘在信里教小草这么画的,娘娘说可以画飞鸟、飞虫这些,让画更有意境。”

    “有意境!”妹妹的领悟力着实高得吓人。

    “太有意境了!还是娘娘厉害!”秦氏两个一起夸。

    “汪,汪!”大黄晃着尾巴,非常开心。

    小草指着画上的留白处,“这里提上一首诗就更有意境了,写什么好呢?”

    秦氏也想不出什么来,给闺女出主意道,“不如写对联,喜庆的对联还是挺多的。”

    小草咬着笔杆子摇头,“还是诗好,娘娘说诗与画得相得映彰……小草想一想,用第几韵好……”

    一听写诗和韵律,小暖立刻更怂了,“那啥,我刚想起来还有点事儿要做,你们先写着,我去去就来。”

    逃进书房的小暖还没坐下,绿蝶就神色古怪地走进来,“姑娘,李相来送寿桃了。”

    他亲自来了?小暖也很诧异。

    家里有老人过寿,客人会携带礼品拜寿吃寿宴。寿宴过后,主家会给客人家中送去面桃,让客家跟着沾沾老人长寿的喜气。在乡下,这种寿桃多是家里的妇人或孩子去送。在大户人家,就是管家或仆从去送了。

    左相亲自提着寿桃过来,这可不只是送桃子这么简单了。若是没有与娘亲谈那些话,小暖定会让娘亲去接寿桃,既然知道了娘亲无意再嫁,小暖觉得还是自己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