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 一霎风雨半生寒(林雨澜沈隽寒) > 第33章 爱你到死,永生不弃
    五年后。    沈隽寒和陆帅协同作战,又一次在华北把东瀛人打了个人仰马翻屁滚尿流。这一次的胜利,基本消灭了东瀛人的全部嚣张气焰,决定了他们不日将滚回老家的命运。    而全国一统的形势下,实力更强些的沈隽寒居然把总统的位置让给了陆帅,这对已经做好要做副总统的陆帅来说,不亚于一个天降喜讯。    却没人知道,沈隽寒早已生无可恋,又怎么会在乎一个权位。    陆帅军队全军大庆。    而陆帅身边最得宠的翻译,竟在庆宴上喝了个酩酊大醉。    一向不苟言笑滴酒不沾的他,手中捏着一份最新的报纸,像个疯子一样失态地又哭又笑。    那报纸上是沈隽寒和陆帅堂妹陆清音即将喜结连理的喜讯……    多么登对的一双璧人啊!    男的帅到耀眼,女的温婉如仙……    可是明知自己和沈隽寒此生将永远无缘,为何在看到他终于要大婚之时,心还是那么那么痛啊……    “怎么,韩翻译,受不了了?”    陆帅走过来,扯过他手中的报纸,揉成了一团。    这位精通东瀛语,多年间为陆帅立下汗马功劳的韩翻译,醉眼朦胧的扬起脸来。    他脸上那恐怖的烧伤疤痕让人看了他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他正是死里逃生的林雨澜。    因为永生没法忘怀沈隽寒,而给自己取了韩宇的名字……    “我有什么受不了的,呃,我为他高兴都来不及,呃……”    林雨澜打着酒嗝,摇摇晃晃起身。    “那本月十八的婚宴上,还请你务必到场见证他们的幸福。”    林雨澜步子僵住。    他们竟这么着急啊?    刚刚公布婚讯,三天后就要完婚了?    也好,他守了她五年,也足够了……他那么好的男人,值得拥有完美的人生。陆清音那样的女子,配得上他……    她强忍心痛,微微摇头,“算了,我没兴趣。”    她抬步欲走,忽然转过头来,“对了,我能告假一周么,我想家了,想回家去看看。”    陆帅闪眸,“当然。”    当天夜里,林雨澜就踏上了回槿城的火车。    她想逃到一个远离那些喜庆新闻的地方,她终究还是很小气,没法做到大度的祝福……    一下车,风尘仆仆的她便立刻赶往了墓地。    她所谓的想家,其实不过是想念这几座坟头罢了。    一座是母亲,一座是哥哥,一座是杏儿。    还有一座,是她自己。    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默默看着母亲墓碑上的照片,暗暗落泪。    时已春末。    和煦暖风却怎么都吹不散她心底的悲凉。    不知呆坐了多久,直到天色渐暗,她打算寻个住处落脚时,转身间,闯入视线那站得笔直挺拔的身影,将她吓到跳了起来!    沈隽寒……    五年不见,却没有一日不魂牵梦萦的男人……    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却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再冷静……    “抱歉,我失礼了。”    她低低说着,欲从他身边走过。    却忽然被他大手揽入怀中……    “你……”[♂更多好看小说,请搜索“奇快中文網”:]    “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你好狠的心啊林雨澜……”    林雨澜猝然抬头,竟发现硬汉如他,竟已是泪流满面。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丑陋的脸,连忙推拒着他的怀抱,“对,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可他的双臂就像把她锁死一样,她半分都推不动。    他双手捧住她的脸,久久地看着。    越看,他眼中的泪水,就越多……    就在林雨澜尴尬到无所遁形的时候,他竟俯头吻住了她的唇。    那久违的吻,刻在记忆深处到死都忘不掉的温存,让林雨澜也泪水狂流。    “不!别碰我!我很脏……我真的很脏……”    很多年以前的记忆疯狂涌上,林雨澜拼命地躲,歇斯底里地哭。    沈隽寒用力箍住她的头,逼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你不脏,你是我见过这世上最干净的女子。”    “不,不……你不知道我做了些什么……我背叛了你……我甘愿被禽兽糟蹋……”    沈隽寒以吻封住了她的唇,在她唇边轻声低语。    “怪只怪我们生在乱世,更怪我无力保护你的周全……雨儿,你记住,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不管你做了什么,你都是我心里最爱的妻,我这辈子唯一的妻!”    唇边咸咸的泪水,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她已然哭到站立不稳。    耳边是他温柔如梦的声音。    “这个年代,即使我们保全不了我们的身体,只要能守住我们赤诚的心,便足够了。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至死不变。”    林雨澜放声大哭,似是要把这些年的全部隐忍和苦楚全都哭出来一样……直到晕倒在沈隽寒的怀中。    ……    原来当年得知东瀛人打算从码头运煤一事,陆帅便派人在海域布下了重防。他并没有和沈隽寒合作,而是想在海上截住东瀛人,既赚了资源,又赢得了美名。也不是他多险恶,而是当时军阀混战的背景下,都是各自为利。    谁知他竟歪打正着救下了被炸入海中的林雨澜。    生死关头,林雨澜开完那几枪后,也奢望能有一线生机的她跳出了车。    虽是阴差阳错的活了命下来,但身上却多处重度烧伤。    陆帅不遗余力救了她半年多,她才脱离生命危险,留下了一身一脸的疤。    她和陆清音是同学,早年就十分敬佩陆帅的为人,再加上救命之恩,便留在了他身边,为他做了翻译。    陆帅也是不久前在和沈隽寒一次彻夜醉酒畅聊中才得知,她竟是沈隽寒念念不忘的“亡妻”英雄!    于是他便设计出这一场假婚事,逼林雨澜心神大乱,也逼出了她根本就放不下沈隽寒的实情……    陆帅觉得自己做了件天大的好事,足够给来世积德了。    如果不是他的牵线,终生不娶的沈隽寒迟早憋出病来,而郁郁寡欢的他的好翻译,早晚精神分裂……他一下子救了两个人,也是够了不起了。    ……    三年后。    法国。    林雨澜,不,换回父姓的她,已经叫吴雨澜。    她在脸上纱布拆掉那一刻,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虽然还是比不得曾经吹弹可破的肌肤,但已经基本看不出伤痕,皮肤起码是光滑的了。    “别心急,继续用药治疗,你会恢复从前的容貌的。”沈隽寒搂着她,轻声说道,“我倒不是嫌你丑,是看你终日没有自信着急。你明白我的心吧?”    吴雨澜喜极而泣,“虚伪!嫌我丑就是嫌我丑,老夫老妻了还说甜言蜜语,有意思吗?”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抵头缠绵。    “好了,我们要尽快启程回国了,沈宇沈兰该想我们了,还有沈正沈忆也天天盼着我们回家。”    沈宇沈兰是沈隽寒和吴雨澜的双胞胎儿女,今年两岁。    名字是沈隽寒所取,他把爱妻的名字揉进了爱子爱女的名中,意愿他们一家人,此生永不分离……    吴雨澜紧紧依偎在沈隽寒的怀中,笑靥如花,“好,从此以后,我们一家六口,永远幸福在一起,一天都不分离!”    “一定。”    沈隽寒淡淡的两个字,却铿锵有力,满含深情和希冀。    他坚信,战争结束的生活,一定会更美好!    而这一生无论多苦多难,只要有他的爱妻不离左右,他便无所畏惧,且死而无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