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家娘子已黑化 > 第852章 一丝神魂
    “准备点红牛巧克力,给产妇送去……”

    走廊里护士大喊了一声。

    谢岱齐连忙提着口袋就跑了进去,外面晏若姌和林云召正着急的走来走去,晏迟迟带着妹妹也跟在身后。

    奶粉奶瓶尿不湿等等都准备齐了,只等着这一胎安然落地。

    “别着急,一定没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言言本又是个有福气的人。”林云召劝道,晏若姌依然控制不住的焦心。

    自己生孩子都没这么着急,唉……

    里边陪产室,谢岱齐给她喂了红牛和巧克力,言言才感觉浑身有了点力气。

    “哎,没吃一顿火锅,有点遗憾啊。”周言词心心念念的,等坐月子又要好久都吃不到了。

    本来是决定晚上吃火锅的,结果发作的太及时了。

    “别胡说,等出了月子就让你吃,不遗憾,咱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吃。”谢岱齐怕啊,饶是她已经生了两胎了,他都怕的发抖。

    生怕言言丢下他就这么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生孩子呢。

    “你别抖,你浑身都在抖。”谢岱齐拉着言言,脸上满是凝重,过了这些年,岁月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反倒是显得人越发成熟稳重,那张脸一看就给人信任的力量,让人从心底里相信他。

    浑身的气质也越发冷厉,只有对着老婆时全都化成了绕指柔。

    言言看了他一眼,见他抓着自己的手紧张的指骨都泛白了,默默叹了口气,幽幽道“老公,我没抖,是你在抖……”说着还不忘优哉游哉的抬起了另一只手,看着半点抖动都没有。

    谢岱齐……

    果然,跟言言的手掌分开,是自己手上控制不住的颤抖。

    呃……

    旁边护士都多看了他两眼。

    这会已经晚上了,谢岱齐也还饿着肚子,这会却半点感觉不到饥饿。反倒是言言撑不住了,在产科床上,强忍着不舒服,叫了外卖。

    吃了一大碗酸菜鱼面,肚子里才又开始下坠起来。

    两年了,整整两年了,她的心里终于开始安定下来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她梦到了长生,醒来泪流满面。

    如今,他终于要回到自己身边了吗?

    “啊!肚子好痛!”周言词猛地一声哀嚎,立马便有助产士跟了进来将她推进产房,谢岱齐也被隔绝开来。

    折腾了一夜天都亮了。

    谢岱齐胡子拉碴满眼血丝,这会三胞胎都已经在高考了吧?

    门外众人焦急的走来走去,谢岱齐扒拉门口上,这会已经临近中午,孩子高考都快结束了。

    “哇……”一声啼哭猛地响起,所有人齐齐站起身,耳朵支起来。

    只见那扇大门打开:“来个家属,生了个儿子。”将包好的孩子送出来,白白净净还洗了个澡。

    谢岱齐眼眶已经通红了,颤抖着将包裹在襁褓下的孩子接过来。

    那与长生有着八分相似的面容,让他忍不住泪流满面。双手都在发抖。

    “哎呀,跟……他好像。”晏迟迟低低说了一声,却又没说完。

    没多时周言词也被推出来了,这会她已经睡了,这一天一夜强撑着才没睡过去,脸上满是疲态。

    “辛苦了,言言辛苦了。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谢岱齐将孩子放在她枕头边,在言言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次,生下他没有任何反常也没有任何天象,一切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也普普通通。

    但这,反而是谢岱齐最盼望的事情了。

    孩子胖乎乎的,这会睡的极其香甜,大概是饿了中间醒来张开嘴吃了一次。

    是谢岱齐冲的奶粉,言言太累了,好在孩子很喜欢这个味道。

    晏若姌准备了许多清淡的补品,言言醒来吃了,便一直抱着孩子不肯撒手。

    眼眶发热,将脸颊贴在他脸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心中一点点被填满。

    幸好,上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在医院住了没几天,一家子人便准备出院回家了。三胞胎也顺利高考完回了家。

    三孩子围在摇篮旁边眼睛都不眨:“跟他真像,就是他吧……”

    “回来了真好,以后我会做个好哥哥,保护他……”

    “看着没有他聪明……”二宝咬着手指头,看了看小弟。

    虽然这么小看不出什么,但是依稀记得,那时候的长生刚出生,就对外界有感应的。

    三宝很小心的亲了亲弟弟一口:“那不一样。”那是他带着曾经模糊的记忆来学会情感,不管做什么都像隔了一次,融入这个家庭也花费了许多时间。

    他那时手中握着宝山却不知如何发掘,偏生,那也注定了他无法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

    注定了不可留下。

    但如今,不一样了。

    就算是他留下的一丝神魂,那也是他啊,他是舍不得我们的。

    没有那些天资没有那些外力又如何,他只需要做我们的弟弟,她来保护他就可以了。

    “反正是我们的弟弟就可以了。你看你看,他手背上是不是那朵花的形状?是长生用心血养的那朵花?”二宝指了指他手背,颜色很浅,不容易看出来。

    三宝眼眸弯弯,原来长生将心血全部注入那朵花内,藏了他一丝神魂,大概那时候,他就准备再试一次了吧?

    真好,这一切真好……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天地清明,一切井然有序,都在正常运转。

    弟弟也在身边。

    “三宝,你们考试怎么样啊?考完就找不到你们人影了……”

    “就是就是,学校的毕业晚会你们也没来,你们不知道,好多人拜托我们来要你们的毕业照,说是多拜拜学神争取沾点光。”

    同学经常打电话过来,三胞胎实在舍不得软绵绵的弟弟,干脆三人跑去拍了一堆证件照。

    然后拿去学校一人发一张,可怕的是竟然供不应求……

    连她们坐过的桌椅板凳都有人争着抢走了。

    学校不由叹息,这样的天才,恐怕学校再努力个十年估计也达不到这样的巅峰了吧?

    校长这段时间走路都带风,嘿嘿,高考成绩出来岂不是又要得瑟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