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516章 一心求死
    宁涛转身。

    一把神斧也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劈在了他的脑门上。

    当!

    宛如拿着铁锤敲钟的声响,一团火星和金色的能量光斑也从宁涛的额头上迸射了起来。

    冒火星的是一把神斧,那能量光斑是元素神甲迸射起来的。

    神斧是以利萨巴的神斧,还握在他的手中。

    追上天空之城的以利萨巴已经舍了他的神身,他的鼻子歪了,嘴唇肿了,一只鼻孔被扩大了,金色的鼻血不停的往下流。

    不难看出来,他被虫二揍得很惨。

    他是神身状态都打不过虫二,在留在神庙与虫二厮杀,最终也不过是一个死字。所以,听到宁涛的怒吼声,他舍了神身,追到了天空之城。

    送子神会比虫二更好对付吗?

    老实讲,他并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他考虑过的话,他就不会拿着斧头劈宁涛,而是有多远逃多远。

    可是人在愤怒的时候就会失去理智。

    比如现在,以利萨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偷袭送子神的绝佳的机会,所以不能错过。看上去他也得手了,宁涛在看智慧女神希米亚留下的影像,并没有留意到他,他突进到宁涛身后的时候,宁涛刚好转身过来,把脑门送给他砍。

    他成功了!

    这一斧头一气呵成,砍得好漂亮!

    可是……

    斧头卷口了,宁涛的脑门却连皮都没有破。

    以利萨巴将斧头往后抬,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宁涛说道:“你砍我这一斧头,我不还手,这一斧头等于是斩断了我与你的关系,从此以后,你不在是我的岳父,我也不是你的女婿。”

    “我不是你的岳父——你去死吧!”以利萨巴忽然挥斧,一斧头劈在了宁涛的脖子上。

    当!

    又是一个铁锤敲钟一般的声响,以利萨巴的神斧劈在了宁涛的脖子上。

    火星四溅,能量光斑闪烁。

    宁涛的脖子还是皮都没有破,以利萨巴的斧头却再次卷口了。

    两次劈砍之后,以利萨巴的神斧已经不是什么斧头了,而是一把长柄铁锤。

    这一次,以利萨巴连卷口斧头都忘记收回去了,他保持着拿斧头砍宁涛脖子的姿势,脸上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刚才,他一斧头砍在宁涛的额头上,没伤到宁涛,但他以为额头是人体上最坚硬的骨头,而脖子不是,脖子只有一根颈椎,很容易劈断,所以他才再次出手了。

    可是,宁涛的脖子也是那么的坚硬。

    他这一斧头能把一座小山头劈开,却劈不开宁涛的脖子。

    宁涛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推开搁在脖子上的神斧,淡淡地道:“你砍我这一斧,我也不还手,这一斧头是我替宁丹妮受的,这一斧头之后,宁丹妮不再是你的孙女,你也不是她的外公。”

    以利萨巴提着神斧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家都是神,凭什么你这么牛逼?

    凭什么我拿神斧都砍不死你?

    宁涛又说了一句:“你砍我两斧头,我们断绝了一切的关系,不过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离开,我不会对你出手。如果你要继续毁灭我的神国,屠杀我的信徒子民,我会杀了你。”

    “你肯放我走?”以利萨巴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宁涛,似乎不相信宁涛说的话。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这个人绝大多数时候都不说真话,但这一次说的是真的,你毕竟是宁丹妮的外公,她的身上有你的血脉。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以利萨巴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笑什么?”

    以利萨巴还在笑。

    宁涛也不问他什么了,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以利萨巴不会走。

    以利萨巴不笑了,嘴角却留了一丝苦笑:“你说你放我走,我往哪走?这三界都要毁灭了,我能去什么地方?”

    宁涛说道:“如果你无路可走,我可以让神舟把你送到仙界或者凡间,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凡间也会毁灭,多活那一点时间又有什么意思?”以利萨巴反问。

    宁涛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想过,按照无的说法,凡间是最后一个被毁灭的地方,大概是在几千年或者一万年之后。对于凡人来说,这是相当漫长的时光,毕竟绝大多数凡人的寿命才几十一百年。几千一万年的时光,他们只能在历史书中去感受,没人能活那么长的时间。

    可对于神来说,这却是很短的时间,或许就那相当于凡人的几天的时间,或许再长一点,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那么,对于一个视荣誉高于一切的战神来说,这点时间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他知道以利萨巴想要一个什么结果,而这也是他的心情变得沉重的原因。

    “我是战神,天人的守护神,我宁愿战死也不愿意从战场上逃脱,你毁了你的神国,杀了你的子民,你放我走,那对你的信徒子民来说一点都不公平。还有,我不是你的岳父,我也不是你的女儿的外公,我是以利萨巴,天人的战神,我现在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与我一战吧,用你最强的实力!”以利萨巴说,视死如归的气概。

    这就是以利萨巴想要的结果。

    宁涛猜对了,他叹了一口气:“有我在,三界未必会归零,如果你去仙界或者凡间,你还有机会活下去,直到天命终结,你又何苦现在寻死?”

    “不要废话!来啊!”以利萨巴握着斧头的木柄冲宁涛吼道。

    宁涛说道:“智慧女神希米亚并不在这天空之城中,告诉我,她现在什么地方?”

    智慧女神希米亚留下的全息投影中提到了老地方,可是他不知道什么地方是老地方。而且,天空之城在这里进攻东方神国,作为天空之城的主人智慧女神希米亚却不在天空之城中,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

    以利萨巴冷哼了一声:“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一团金光从宁涛的身体之中迸射了出来,他的声音也转冷了:“出手吧,我给你想要的结果。”

    “啊!”以利萨巴怒吼

    了一声,手中的神斧再次劈向了宁涛的脑门。

    当!

    卷口的斧头劈在了宁涛的额头上,火星四溅,能量光斑闪烁。

    没有半点意外,以利萨巴的神斧根本就劈不开宁涛身上的元素神甲。事实上,就算宁涛不穿元素神甲,直接用额头接他的斧头,他也劈不开宁涛的脑门。

    宁涛的拳头就在以利萨巴的斧头劈中他的脑门的那一刹那间,重重的轰在了以利萨巴的胸膛上。

    嘭!

    以利萨巴的身体炮弹一般飞了出去,撞开墙体,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往城市广场坠落下去。

    他的胸膛已经彻底凹陷了下去,胸膛上还有一团神火在燃烧。金色的鲜血从他的口鼻之中喷洒出来,每一滴都是那么的鲜艳。

    眼见就要砸落在广场上的时候,以利萨巴的身体却悬停了下来,与地面保持着几尺的高度。

    托着他的是一团金色神云,那是宁涛的神云。

    宁涛就站在以利萨巴的身边,一拳就搞定了以利萨巴,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战胜对手的喜悦,相反的是一种沉重和伤感的心情。

    虽然说是斩断关系,可以利萨巴毕竟是宁丹妮的外公。将来,倘若宁丹妮问他外公是谁,他该怎么回答她?

    “我以为我能与你过几招,却没想到……噗嗤!”以利萨巴一句话没有说完,一口金色的神血便喷了出来,他的脸上痛苦的表情和苦涩的笑意扭成一团,看上去很是怪异。

    宁涛伸手在抓住了他的手,往他的身体之中渡入了一丝造化之力。

    以利萨巴的感觉总算是好了一些,他接着说道:“却没想到,你只用了一拳就打败了我,刚才我还幻想一斧头劈死你,我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啊……咳咳……”

    “智慧女神希米亚在哪里?”宁涛问。

    “仙界,捕仙者也在那里。”以利萨巴说。

    智慧女神希米亚同时开劈了两个战场!

    宁涛说道:“她说的老地方是天国圣城吗?”

    以利萨巴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去仙界……你就能找到她,伟大的智慧女神希米亚,她成就了我,我现在把我的命还给她……你松手吧……”

    宁涛松开了手。

    以他的手段,他要治好以利萨巴是件很容易的事,可以利萨巴一心求死,他又何苦强留?

    一心想死的人,让他活着,那其实是在折磨他。

    “这城,也是她留给你的。”以利萨巴说。

    “她……把天空之城留给我,为什么?”宁涛怎么也想不明白。

    以利萨巴苦笑了一下:“伟大的智慧女神,不可猜测……能死在你的手里,是我的荣幸。不要告诉丹妮莉丝的那个孩子,他的外公是谁,我不配做她的外公。”

    宁涛忽然明白了。

    丹妮莉丝才是以利萨巴一心求死的原因。

    他信仰的神占据了她女儿的身体,抹杀了他女儿的灵魂,而他却要天天面对,他怎么受得了?

    “去吧。”宁涛说。

    那团神火突然爆开,瞬间将以利萨巴吞噬了。

    血肉化灰,骨头化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