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穿越小说 > 贞观我做主 > 第一百三十章 漠北风云(九)
    “康苏密哪里跑!”

    战斗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康苏密眼看整个突厥大营之中已经彻底的混乱,一个个突厥的精锐兵卒,被薛延陀的兵卒轻易的砍下头颅,知道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所以,他奋力挡住夷男的一次劈砍之后,调转马头,便准备逃离这里。

    “撤!”

    康苏密并未独自逃跑,而是向身旁还剩下不到一万人的突厥兵卒下令道。原本开始被组织起来对抗薛延陀的一万余兵卒,早已死伤殆尽,现在这将近一万人是之后又陆续被将领组织起来过来增援的。

    虽然已经没有办法挽回败局,但是他还是想要尽可能的保存一些兵卒,能为颉利可汗多保留一些实力是一些。

    夷男可不会让康苏密就如此轻易的逃跑,立马组织兵卒开始拦截康苏密及突厥兵卒。

    ……

    又是一阵惨烈的厮杀,突厥兵卒在留下三千尸体之后,终于彻底的突围而出,并快速的向着远处逃离而去。

    “好了,不要追了!”

    薛延陀的兵卒还准备追击,夷男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行动。

    “可汗,为什么不追了?突厥只剩下不到一万人马了啊!”一名万夫长满脸疑惑的问道。

    夷男摇摇头,道:“算了,没必要为了那些残兵败将再让我薛延陀二郎妄送性命了。尽快将这里的突厥兵卒剿灭吧!”

    说完,便调转方向,让战马慢跑着向突厥大营方向跑去。

    不是他真的不想将最后这不足万人的突厥兵卒留下来,而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经过一夜的厮杀,虽然是偷袭,加上先前的布置,但是薛延陀打败这将近十万的突厥大军,自身那五万大军也是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二了!而这些损失,大部分都是在与突厥那些被组织起来的兵卒厮杀中损失的!

    ......

    朝阳初升,新的一天也到来了。

    往日里,一到这个时候,康苏密便会组织突厥兵卒训练,突厥大营内也会热火朝天起来。

    可是今日,整个突厥大营却是一片惨淡。一缕缕青烟在四处飘荡着,地面之上到处都是一具具被鲜血染红的尸体,本来被清扫出来的地面,也成了让人心悸的鲜红色!

    “可汗,既然突厥的威胁已经解除,那在下也要告辞了!”

    突厥大营内,本来是康苏密这位主帅的大帐之内,那位特使向夷男告别道。

    “嗯,请特使转告唐皇,我薛延陀始终与大唐是兄弟之邦,也会始终铭记大唐对我薛延陀的帮助!”夷男面带微笑的说道。

    夷男的话,让使者的面色稍微变了变,然后微笑道:“可汗说笑了,既然薛延陀依附于我大唐,那我大唐就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你们共抗外敌,无所谓恩情不恩情的。在下告辞!”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大帐。

    夷男眼神凌厉的看着使者的背影,直到使者离开大帐,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可汗,大唐......”大帐内的一位将领看到使者离开,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说什么。

    但是,夷男却抬手制止道:“大唐是我们的兄弟之邦,现在是,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是!”

    ......

    突厥王庭,颉利可汗正在与赵德言以及几个自己的绝对心腹之人商讨关于如何进一步将突厥各部族手中的权利收归王庭掌控的事情。

    此时距离欲谷设帅兵出发征讨回纥已经第六天了,虽然自从三天前大军发回来消息称已经到达了马鬣山之后,之后三天并未传回任何的消息,但是颉利可汗和赵德言,甚至是突厥王庭上上下下的人,对于那十万大军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他们心中都坚信,在这草原之上,还没有人能够战胜突厥最精锐的十万大军!

    “若是按照先生的做法,当真能够让各部族首领主动交出手中的兵权吗?”颉利可汗满脸兴奋之色的看着赵德言问道。

    赵德言自信的微微一笑,捋着青须道:“可汗可知几百年前,中原汉朝时期的汉武大帝,便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削弱,并最终将各个藩王手中的权利和兵力一点点的收归中央所有?现今我突厥各个部族与王庭的情况,与当时的情况何等的相似?汉武帝能够做到的事情,可汗难道做不到吗?”

    “哈哈哈,对,对,汉武帝能够做到的事情,本汗也一定能够做到,哈哈哈!”颉利可汗被赵德言的马屁拍的大笑不已。

    可是,还未等他从与汉武帝比肩的幻想中恢复过来,王帐之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

    “报!回纥急报!”

    “嗯?难道欲谷设已经把回纥给剿灭了?可是也不对啊,按时间,他们应该还未到达回纥的领地才对!难道是回纥提前逃跑了?”听到帐外的喊声,颉利可汗满脸疑惑的低声自语道。

    不一会,一名满脸风霜的兵卒掀开王帐的门帘快步走了进来。

    “回纥有什么急报?”颉利可汗疑惑的问道。

    “禀报可汗,三日前欲谷设大军在马鬣山遭到回纥大军埋伏,现已全军覆没!”

    “哦,全军覆没......”颉利可汗尚未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重复道,可是立马就感觉到不对,满脸惊骇的问道,“你说什么?谁的大军全军覆没了?”

    “我突厥征讨回纥的十万大军于三日前在马鬣山被回纥大军埋伏,现已全军覆没!”兵卒重复道。

    兵卒的话,让本来稳坐在矮几前的颉利可汗身体狠狠的晃动了一下。而那几位颉利可汗的心腹将领则是直接愤怒的站立起来,大声呵斥道:“哪来的贼子,居然敢在王帐之内胡言乱语,看我不砍下你的狗头!”说着就要拔出武器斩向那名兵卒。

    而颉利可汗在经过那一瞬间的失神之后,也是愤怒的一脚踢开身前的矮几,走到兵卒面前,直接揪住兵卒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双目赤红的厉声问道:“你说什么,我突厥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了?你好大的够胆,居然敢谎报军情!”

    “可汗饶命,可汗饶命,小人并未撒谎,欲谷设将军率领的十万大军确实被回纥大军给打败了,且已全军覆没。就连虽大军一起的那些牧民及奴隶也已经被回纥俘虏了!”

    兵卒的话,让颉利可汗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彻底的破灭,揪着兵卒的手瞬间失去了力气,整个人也不禁踉跄着向后退去!

    “可汗!”

    “可汗!”

    “快叫祭祀大人!”

    退了几步之后,颉利可汗很干脆的直接昏死过去,跌倒在地上。王帐内本来被兵卒的消息震撼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赵德言等人,赶忙上前扶住颉利可汗。

    而那名报信的兵卒则是无人理会,傻愣愣的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