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玄幻小说 > 最强美少女 > 第二十四章 过往情事
    昔日徐国的第一天骄,今日居然成为低声下气的杂役?

    红霏霏震惊了,再看向少年人,明明看起来就像初学武道之人。

    宗师境固然可以反璞归真,而让人感觉不出会武艺,但对于同境界的人来说,却还是一目暸然的。

    除非这个少年是王者境?又或者,他有办法帮助黄老复仇?

    红霏霏看着黄老,过往之事不禁浮现心头......

    数十年前,她还是个花样少女,却因为天赋,已经是如日中天的天之骄子,通玄宗主破格收她为亲传弟子,无数资源拿来栽培她。

    当时无数青年才俊,都追求才貌双全的她,她却没有一个动心的。

    那一年,黄老上通玄山,拜见当时宗主,红霏霏的师父。

    一个第一天骄的到来,自然受到热烈欢迎,但一听到他请求帮忙去无常府要人,通玄宗立即拒绝了。

    虽然拒绝了,他却不死心,跪在大殿前七天七夜,不眠不休。

    结果没有感动宗主,却感动了她,一个第一天骄,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他放下尊严?

    她力劝众人出手帮忙,她陪着黄老再跪七日。

    犹记得那日下山,她豪爽地说道:“纵然没有人去,我红霏霏陪你一起去救人。”

    她看着他英俊的面庞,感受着他那柔情似水的心,只感觉能陪他到哪里都愿意。

    两人走遍其余六大宗,每到一处都是热烈欢迎,冷漠收场。

    每一处黄老都跪七日,她就陪同一起跪七日。

    最终结果让人十分失望,没有任何一宗愿意帮忙。

    黄老与她仍然决意远赴北国找无常府,当时完全是凭一腔热血。

    黄老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她是抱着同生共死的心情。

    连续一整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无常府,却被门口守卫直接仍了出来,守卫倒也不杀两人。

    黄老试过各种方法,不得其门而入,却不断的尝试。

    直到有一日,一个老妇人抱着一个数月大的婴孩出来见他。

    “这是她的孩子,她要你忘了他,不要再来找她。”老妇人说道。

    黄老痴痴地看着孩子,眼泪含在眼框。

    她以为黄老会发狂,没想到黄老却转身走了。

    自那日后,黄老失魂落魄的回到徐国,开始拼命练武。

    有一日,她忍不住跟黄老吐露心意,却被黄老拒绝了,黄老表示自己的心永远只能放一个人。

    心伤无比的她,重新上通玄山找师父,看破红尘,自号绝心......

    “唉!”想起往事,红霏霏忍不住叹了口气。

    如果今日只有她一个人来,看在黄老的份上,或许她就走了也说不定,不过现在她也是一宗之主,肩负宗门荣耀。

    “下去吧。”红霏霏说道,众人驾驭飞剑来到地面。

    黄老叹了口气喃喃说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六剑七人来到地面,眼前的丹枫原本正在看着右云炼丹。

    丹枫看着右云的数据,这才第十炉,右云的初级炼丹术已经到达圆融境了,耗时不过半个时辰。

    相比武术来说,看来右云的确在医学类科上更有天赋。

    丹枫自己估算着,这要换成是自己,无论如何没办法这么快就练习到圆融,可惜根骨石坏掉了,不知道自己根骨到底如何。

    这一次他们做了新的实验,看看一次加大量,能否做出比较大颗的丹药。

    如果能做出比较大颗的丹药,就可以方便量贩。

    当然,这只是实验性质,具体来说还是看情况调整大小。

    “馆主小心!”却是黄老传音提醒。

    正在疑惑什么事的丹枫,就见到通玄宗等人驾着飞剑从上而降。

    “哇塞!拍电影啊!”丹枫心里震撼,实际现场看到这种场景,远比看电影带来更强的心灵震撼。

    黄昭当即率领人赶过来,大喝道:“什么人,敢擅闯......”说到这气势登时弱下去,这里不是皇宫啊!自己却反射性质问了。

    “你们皇羽卫,今日要保第一武馆?”红霏霏说道,语气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威严。

    “这个......”黄昭看向黄老,很明显唯黄老马首是瞻。

    “哼,上面三位不下来吗?”红霏霏又说道。

    三道身影晃动,三个黑衣人落在通玄宗与丹枫中间。

    看黑衣人的站位,可以看出来是要保护丹枫。

    “红宗主,今日可否给老朽一个面子。”黄老说道,若非必要,他实在不想跟红霏霏起冲突,当年她可是唯一帮助他的,说起来,自己也亏欠她不少。

    “心妤,告诉这个老儿,为师道号是什么。”红霏霏说道,脸上云淡风轻,古井无波。

    “是,师父道号绝心,凡事不讲情面,只求大道。”琴心妤立刻恭敬地说道。

    丹枫心里一黑,又是这绿茶。

    同时望向通玄宗主,没想到居然是个女子,看起来虽有岁月,年轻时必然是个美人。

    “系统,这个宗主符合条件吗?”丹枫恶趣味的问道。

    “最强美熟女,系统制作中,敬请期待。”系统依旧淡定。

    “等等!等等!”苦丹王突然喊道。

    众人都露出不解的眼神看向他。

    这个苦丹王全身邋遢,身上衣服髒兮兮的,一头乱髮,但确实是个丹术爱好者,没想到这时候又“发作”了。

    “小娃娃,妳该不会在炼丹吧。”他看向右云,露出惊奇的声音。

    “嗯,龙鬚草,秋桐叶,妳这是要炼回气丹?苦丹王看着右云正在将药材汁液挤进锅中。

    右云白了他一眼,并不理他,已经将初级炼丹术熟练至圆融境,自然可以一边讲话一边炼丹,但是右云知道这些人是来砸场的,懒得理他们。

    苦丹王似乎不以为意,脸上露出惊奇表情:“妳还加了糖!?”

    “胡闹!太胡闹了!”

    苦丹王最爱研究炼丹,今天却是生平看到最匪夷所思的炼丹。

    苦丹王原本以为对面小女娃会反唇相讥,或者提出问题,但是右云好像听不到一样,登时让他显得颇为无趣。

    “是怎么胡闹法?”祝长老看冷场了,只好帮忙接话,怎么说大长老也算是来帮自己孙子出气的。

    “首先是这些药材,他奶奶的全是最劣等的。”

    众人望向地上的药材,确实,都是些次等品,一看就知道是坑冤大头的。

    “再来是这个......”苦丹王指着右云的丹炉:“这他娘的就是一个饭锅。”

    “噗哧!”

    “哈哈!”

    就连黄昭等人也是强忍笑意。

    “肤浅!”右云喝道:“我说它是炼丹炉,它就是炼丹炉。”

    这句话改了一个字,说出来登时霸气无比。

    本来丹枫说的是:“你看它是炼丹炉,他就是炼丹炉。”

    现在这么一换字,整个味道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