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穿越小说 > 最强终极兵王 > 第2060章 2067:汝可忘了对我的承诺?
    “那我和爸讨论一下,看下咱们能不能回去世俗界。”

    东方婉脸色微红,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叫宁毅父亲的时候,她总感觉怪怪的,是一种莫名的羞涩,虽然他与宁城确实是情侣,但是还没有结婚...

    “嗯...”

    曹霜与小夏两人也低下了头。

    因为这一段时间宁毅也让她们两个叫爸,两人一开始也感觉怪怪的,但是内心却是喜悦的。

    这是宁毅对三女的认可。

    “你们在讨论什么,那么开心?”

    这时,宁毅匆匆赶来,脸上似乎有些疲惫。

    毕竟裁决者的会议连续开了一周的时间了,始终还是没有定性。

    “爸...我们在想着,能不能回去世俗界,去哪里等宁城回来,武者世界的气氛我们真的不喜欢。”

    “你们都想回去吗?”宁毅看向四女。

    “对!我们想回去,回去好好整理一下四合院,还可以去逛街买衣服,多好啊。”小夏开口。

    “好,那我帮你们安排一下,近期吧,近期我带你们回去。”

    宁毅点点头,他自然是,如果能把东方婉与小夏等人安排道世俗界去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毕竟去到那个世界东方婉等人会相对安全一点,也可以当做散散心了...

    “放心吧,虽然规则上是不允许的,不过我会帮你们安排的,你们最近也准备一下就好了。”

    “好!”

    就在宁毅与东方婉等人交流的时候,持续了数日的裁决会议终于结束了。

    没有人知道究竟最终讨论了什么。

    只知道,宁毅选择放弃了裁决之主的位置。

    其实并没有逼迫。

    而是宁毅累了...

    此次的会议讨论的点非常多,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宁城在讨论。

    毕竟此次宁城的所作所为震惊了所有人,也刷新了所有帝主的三观...

    最终,五大帝族...

    全部选择隐世,特别是金灵族,木灵族,土灵族,这三大帝族自回去以后,瞬间选择了闭关,甚至连空间结界都竖立起来了。

    这次三大帝族可以说什么都没有捞到,还沾了一身的腥味。

    拓跋帝陨落...金天帝失去肉体,木灵族这边也失去了一名帝主。

    除此之外,当初宁城击杀的那十名中域的帝主,他们背后的家族也找上了裁决者。

    毕竟一名帝主代表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楚,那可是代表着一个势力至少可以繁荣昌盛成百数千年!

    只要有帝主在,这个势力便可以称之为一流实力...

    那些死了一名帝主的中域势力们自然不会选择息事宁人。

    他们疯狂的想要从裁决者身上获得好处,就算现在宁城真的死了,那作为父亲的宁毅也应该付出一些代价!

    不过,宁毅的处理方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直接在会议桌上谈判了。

    他告诉所有人,自己这个裁决之主不要了,如果那些中域的势力有任何想要找回的场子,欢迎去三千破碎虚空界单练...

    也是因为这样,这一场闹剧风波才平息了不少...

    现在的裁决,帝族与中域元气大伤,所有帝主都知道,在这个特殊时刻绝对不可以内斗,因为他们共同的敌人...

    还是死神。

    一旦死神卷土重来,想要进犯裁决者的话,以现在裁决者的实力绝对是抵挡不住的。

    因为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传说中的无天大帝竟然没有死...

    一旦让无天大帝找寻到自己的肉体,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毕竟现在的武者世界可没有第二个无天大帝了。

    所以现在,裁决者,包括中域的这些帝主要做的事情只有一点,迅速提升实力!

    许多原本还在闭关之中的帝主也选择出关。

    这一战,因为宁城,他们发现了太多太多问题...

    就好像一根已经千疮百孔,被蛀虫腐蚀得差不多的朽木,突然想要发芽...

    ......

    黑暗。

    无尽的黑暗。

    宛若大海之中,这里感受不到一丝光线。

    四周一片漆黑。

    有大海的深邃,却又有虚空的恐惧。

    宁城的身体就这样子在这一片空间之中无限沉沦着。

    四周,将其包裹的只有黑暗。

    这里听不到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更没有人知道...

    此时的宁城已经失去了任何意识,甚至已经失去了生命...

    或许,那一道微光是假的。

    可是,却照射在了宁城冰冷的身体之中。

    宁城缓缓睁开了眼睛。

    确实,指尖传来的微光,与一丝炙热感。

    “我死了吗?”

    宁城的意识是完全模糊的。

    他完全不知道,此时在哪里,因为四周没有一丝声音,他已经彻底融入了黑暗。

    一旦沉落道黑暗的深处,他将会永远沦为尘埃。

    或许。

    这样子挺好的。

    宁城仿佛做了一场梦。

    他没有任何不甘心。

    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内心之中早已经古井无波。

    因为这是他的选择。

    只不过内心之中存在的最后那一丝牵挂,被宁城深深的藏在了心底。

    “或许真的没有机会逃脱了...”

    宁城再次闭上了眼睛。

    虽然手指之中的炙热感短暂的将其短暂的恢复了一丝思想,但是很快就又要消失了。

    这里是黑暗,不允许掺杂任何东西的存在。

    这一段时间,宁城承受了整个武者世界的怨念。

    承受了破碎三千虚空界,承受了龙域,承受了人心...

    他宛如神明一般,听着来自于武者世界之中的所有肮脏的思想与人心。

    他倦了,也累了。

    真的,真的好脏...

    “哈哈哈,穷人一辈子只能是穷人,有些人的起点便是你的终点!你这辈子只能如此!”

    “你不过是蝼蚁,敢和我抢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我随便动手你便是一条狗!”

    “哈哈哈,虽然钱是个肮脏的东西,但是没有这个东西,你将会寸步难行...”

    “老家伙,怎么还不去死,你不死,你的财产我怎么...”

    来自于世俗界,哪怕武者世界各种阴暗面的灌输。

    这些思想尽数进入了宁城的脑海之中。

    直至今日他才知道。

    黑暗如此孤独。

    黑暗是如此的寂寞。

    黑暗并不想要肮脏,黑暗也不是生来便是邪恶。

    人们之所以惧怕黑暗,喜欢光明,是因为光明下的他们可以光彩动人,可以隐藏自己身上所有的缺点,而黑暗只会暴露出他们自己的所有模样。

    最丑陋的模样...

    一切,或许就这样结束了吧。

    宁城逐渐闭上了眼睛。

    任由着戒指之中传来的炙热感,他犹如沉入深海的一粒尘埃,惊不起任何波涛,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他。

    “汝...可忘了对我的承诺?”

    “汝...可忘了对我的承诺?”

    “汝...可忘了对我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