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回到六八去寻宝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休闲的两天
    世界各大学校各大学科都有社团,社团里精英无数,每天共同讨论和专研他们最钟爱的学术,交流无止境,慢慢的已经从学生精英成长为教授、学者、专家的能人们就不再满足一方天地,他们联合在一起组成了跨国的专业组织,共享学术,共享资源,说白了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己人跟自己玩。

    苗霈就是海魔鬼小组的,他曾经给苗然那本日记封皮上的花纹就是海魔鬼小组的组织徽章,还跟苗然何建国说过其他几个组织里的能人,不过当时苗然被两个孩子分散了注意力没听清,何建国倒是记住了,还问了不少问题,因为他往后从事的工作注定了要收集各方面的资料。

    何建国在苗然手上写的几个字正是其中的一个组织的名字——第二个地球。

    苗然依稀记得这个组织,因为当时苗霈对这个组织的主旨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意思,第二个地球组织的名字就很直白,他们坚信宇宙中拥有无数与地球相似的星球和文明,他们的宗旨就是开发宇宙,找到第二地球,进行星际移民。

    “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的勾心斗角的惰性注定了这个想法百年内都无法实现”苗霈如此说。

    苗然给予了肯定,因为她就是正好一百年后过来的,地球人非但没有星际移民成功,还把地球也差不多给毁灭了。

    但不能否认这群人的梦想和贡献,在某一点上,苗然很钦佩这些执着于不可能的科学家们,就是他们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如果苗然能够继续在末世生活下去,谁又能说得准末世存活下来的精英们会不会冲到星际去呢?

    能够加入这些组织的都是能人,苗然不敢再小看于鸿森,也不再刺探,就只跟他身边的年轻人聊天,说起各种各样的陨石,旁边又有其他人参与进来,说到了陨石当中最值钱的钻石陨石和夜明珠陨石,苗然这些年收藏的夜明珠也有不少,品评起来也有几点意思,让旁边何建国看得目不转睛又心生忧虑,他的小妻子魅力这么大,往后真要是上了大学,他得还不得一直提着心过日子?他还没问过她要上哪个大学呢!

    苗然以为陨石落地的地方要么是一片荒凉,要么就已经被国家派人管制起来了,万万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一片人头攒动,热闹的架势让苗然想到了油菜花开时,菜地里人比花盛的喧闹场景,尤其是最大的陨石坑那边,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勘测的,别说他们,就连于鸿森他们报了名头都挤不进去。

    “正常,难得有个热闹事儿。”何建国看着妻子跟两个孩子呆呆的看着人来人往的模样忍不住笑,不论什么时候,老百姓都免不了看热闹的心思,上动物园还得花钱,这边又不用,而且说不上还能捡几块石头回去做谈资,如果国家需要还可能在他们手中进行购买。

    “妈妈,我们也去捡石头吧!”小哥俩是看热闹看呆的,除了农忙,他们俩还真没见过这么多人,看到四五个人去抱一块大石头的时候,他们醒过神儿来,想起刚刚听那些人讲的这些石头是很珍贵的时候,小哥俩立刻就动心了。

    “你俩去吧,爸爸妈妈看着你们。”苗然对捡石头这事儿没什么兴趣,这要是海边捡贝壳还有点意思,想到这个转过头跟何建国商量着,干脆什么时候带两个孩子去海边溜达溜达,他们见过山川河流,还没看到过海洋船只。

    “等过年吧,咱们回去把房子收拾收拾,顺便就带他们去趟北戴河。”房子他们至今还没见过,只听何保国说找了人帮忙照顾,可没住人的房子到底败得快,何建国很担心到时候看到一座荒宅,所以才说提前回去看看,不过

    他还是把日子往后推了一推,毕竟何家老爷子老太太还没个信儿呢。

    夫妻俩有商有量的说起家里事,眼睛也没离开两个小孩子,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话题。

    两个孩子的性格差异很大,就连做事方面也一样,老大看着稳重实则急躁,老二看着鲁莽粗中有细,从捡石头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得出来,老大抱住一块大的,吃力的一步一挪也不肯松手,老二则挑着中小块的,一手三四块就往父母身边堆,来来回回两趟就赶上老大那一块了。

    何建国摇头,觉得该找机会磨一磨老大的脾气,凡事一急必然疏忽,小疏吃亏,大忽丧命,这话固然有水分,可做人父母,宁可将一万个小心掐死在腹中,也不愿意有个万一。

    其实这些人大部分捡到的都不是陨石,毕竟已经过去了将近五个月,国家早就清理过一遍又一遍了,于鸿森他们赶来主要是研究这些陨石的成分,不过陨石大小不一,也说不得会有漏网之鱼,但显然两个孩子没那份运气就是了。

    何承文好容易把一块大石头抱过来,问了父母说这块不是陨石,立刻就失去了兴趣,反而是何承武来来回回的捡了一堆碎石头,他也不在乎陨石不陨石的,最后竟然邀请哥哥用这些碎石头砌了“城堡”,玩起了打仗游戏。

    一家人很难得的,就这样在这片人来人往的空地悠闲的待了大半天,就连吃饭都是在草地上凑合的,亏着苗然的“百宝囊”挎包里什么都有,吃过了饭,两个孩子也玩累了,夫妻一人抱着一个蹭车跟着回了县里,找了一个看上去规模大一些的招待所住了下来。

    夫妻二人出示了结婚证跟介绍信,仍然被安排在了两个房间,好在那个服务员还算善良,看在孩子的面上,把夫妻俩安排在相邻的两间,不过晚上何建国还是跟苗然睡在了一张床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家四口坐着公交车慢附近的溜达,到了一处看上去不错的地方就下车走一走,待了两天之后重新回到吉市才知道吉庆国的麻烦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