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嫡锁君心 > 第989章 最后希望
    “爹。”

    萧永诀着急喊道,话音一落,一家丁急忙寄来连禀告都忘了,嘴里喊着:“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一声声不好让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家丁身上。

    “何事这么匆忙?”

    萧永得询问,家丁顾不得喘气:“太子,太子来了,而且…而且还抬着抬着…。”

    家丁艰难道,脸色煞白难看,显然是被吓到了。

    刚说完,楚言已经到大厅内。

    一见萧永德便往地上一跪。

    “爹,我对不起你。”

    楚言跪下,痛心疾首道。

    萧永德连忙扶起,再看他身边的下人抬着两架子,上面蒙着白布。

    “太子殿下怎么了?”

    萧永德还不知情况,只见下人掀开白布时,萧永德双腿发软,坐在地上。

    萧永诀瞳孔收缩,在架子上躺着的是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的好妹妹,身上衣服脏兮兮地还有割破的痕迹,一脸狼狈,连君书也是。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妹妹怎么了!”

    萧永诀顾不得其他抓着楚言的衣服激动问,眼中带着血丝,青筋突兀。

    “老爷,老爷。”

    温氏在一旁喊着,萧永德双眼一闭晕倒了。

    最近萧家事多,这里一件那里一件,所有事都凑在一起让萧永德如何承受得住。

    “快,快去请大夫来!”

    温氏紧张喊着,指甲掐着萧永德的人中,还有气,她放心了点。

    一声大喊,家丁不敢怠慢,万一出事谁担当得起呢,连忙撒腿就跑往外跑去。

    “乐儿听闻萧府最近出了那么多糟心事所以去寺庙里想替萧府求个平安,没想到…没想到这一去路陡峭,都摔悬崖下去,乐儿、君书跟几个家丁都没了,本太子派出去的人沿着去五台山的路找了许久,水路陆地都找遍了都没找到,今早才在悬崖下找到尸体。”

    楚言哭得泪声俱下,伤心不已。

    萧永诀松开拽着楚言衣服的手,无力往后退几步。

    现在他娘出了这种事,他妹妹也没了。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萧家。

    “本太子对不起萧家,没能护住乐儿。”

    楚言哭着,温氏跟家丁扶着萧永德往屋内去,一进屋内温氏就喊来香梅。

    “香梅,你快去祠堂将这事告诉大夫人,再去王爷府让四王妃来一趟。”

    温氏吩咐,香梅发愣,上次萧长歌都那么质疑她家主子了,而且这事儿还不关萧长歌的事为何要请她来呢。

    “奴婢去请四王妃会来吗?上次她那般说夫人你,奴婢觉得她不会来。”

    香梅猜测,温氏催促。

    “你照我吩咐去做就是了。”

    “快去。”

    温氏推着,家丁请的大夫刚好到,香梅见温氏执意也不敢多说,照着她说的去做,先去了祠堂再去王爷府。

    萧永诀摸着萧长乐的身体,冰冷僵硬,显然是早没气了。

    他感觉不到尸体有半点温度。

    “若是本太子陪乐儿去,乐儿就不会出事了。”

    楚言自责,伤心欲绝。

    萧永诀却听不到他说话,盯着尸体不语。

    祠堂内,香梅来过后离开,严氏尖叫。

    “我的乐儿不会有事的,她怎么会有事!”

    严氏大声喊道往大厅方向跑去,她的乐儿令她骄傲,将来可是要做皇后的人怎可能出事!

    不可能的,一定是温氏让香梅来骗她的。

    严氏慌了,她的未来就靠萧长乐了。

    当初跟萧福做出那种事是因为她喝醉了不小心…

    也就那一次让她怀了萧永诀,之后她跟萧福便是主仆关系没有其他,萧长乐是萧永德的亲生女儿啊!

    她将来要为皇后,她能不能活得风光能不能翻身就靠萧长乐了。

    现在她们说她的乐儿没了,这是将她最后的筹码都毁了。

    太子,一定是太子!

    一定是她当时没听太子的话当着皇上的面揭发萧永德所以太子在报复她,不行,她要问个清楚!

    大厅内,已没楚言的影子。

    他只是将尸首送来让他们见最后一面,自然他跟萧长乐夫妻一场也会把萧长乐的灵牌放祠堂内,但却进去不皇室的祠堂,一来她是妾二来她年纪小,光凭这两点她就进不去皇家的祠堂。

    严氏跌跌撞撞,整个人精神恍惚。

    “乐儿乐儿。”

    一见萧长乐跌跌撞撞跑到她跟前,萧永诀担心喊道:“娘。”

    想去扶严氏,却被严氏推开。

    “不可能的,乐儿不可能没了,快快去找大夫啊,快去找大夫来。”

    厉声厉色的声音响彻大厅,她不相信。

    严氏催促,萧永诀站在原地,滚烫的泪缓缓落下。

    严氏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她对萧长乐比对萧永诀还上心,她未出阁在严家时她娘曾说过女孩子应该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将来出阁成了夫人要管理的是整个府内上下的人,不能懦弱不能怕事,她好不容易成了萧夫人,好不容易有了她跟萧永德的孩子,将当年她娘教给她的全都教给萧长乐。

    对萧长乐花费那么多精力跟时间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

    她的乐儿本是人中龙凤才对。

    不止算命的这么说连老太太也这么说过。

    “一定是太子,一定是太子做的!”

    严氏厉声厉色道,虽没证据但她肯定就是楚言搞的鬼!

    “楚言楚言,我要去找他!”

    严氏似被刺激到,起身,要往府外去。

    太子的名讳岂是别人可以直呼的,一听严氏要去找楚言,萧永诀连忙将她拦住。

    现在严氏去找楚言,不用等她动手光凭她直呼太子名讳就该死了。

    “娘娘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萧永诀劝着,现在是一锅乱,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萧永德倒下,他能做什么。

    “我的乐儿,乐儿没了你让我怎么冷静!乐儿是我最后的希望啊。”

    严氏抓着萧永诀的衣服咄咄逼问。

    泪从眼眶中流下,严氏伤心欲绝。

    “我的梦没了,我的希望没了。”

    严氏松开萧永诀,整个人都疯疯癫癫地。

    嘴里念叨着什么梦没了希望没了,哭的伤心不已。

    萧长歌跟楚钰听得香梅禀告后便往萧府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萧长乐出事是她最想不到的事。

    一入萧府的门就见严氏,严氏一见到萧长歌就跟疯子一样连忙上去,双眸幽怨瞪着萧长乐。

    幸好楚钰反应快挡在萧长歌跟前严氏一跄踉反差点摔倒。

    “萧夫人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楚钰冷看严氏,已起了杀心级。

    “是你,就是你害了我的乐儿,若不是你出主意让她进太子府成侧妃她怎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严氏指着萧长歌咒骂,把所有过错都推卸在萧长歌身上。

    别人不知她难道还能不知吗,当初萧长乐弹的那首曲子是萧长歌弹的,是萧长歌让她女儿入太子府当侧妃的。

    “那可是你女儿跪在地上求我帮忙的。”

    萧长歌回答,冷笑一声。

    “害死你女儿不是你自己?从小就要她做到最好要她什么都跟别人争,若是做不到那只有罚,只有做到才有奖赏,让她一味往上爬给她竖立目标的不正是你自己?”

    萧长歌从楚钰身后走出来一步步逼近严氏,咄咄逼人道。

    她以前在萧府时跟萧长乐是一个天一个地,她没有先生教读书没有女红、琴棋书画的师傅可以教她,但萧长乐不同,她什么都要学,什么都要做到最后。

    让萧长乐有一种要嫁就要嫁最好的不正是严氏自己?

    所以萧长乐从小就觉得自己能嫁给太子,会是人中龙凤,给她灌输这种想法的也是严氏。

    严氏捂着耳朵不再听萧长歌继续说下去,疯狂摇头。

    “不不是的,我是她娘,我那样做是为她好,为了她能有个大好前途。”

    严氏解释,自己都心虚了。

    “你那是为了你自己。”

    萧长歌揭穿,不留半点面子给严氏。

    冷冽的眼看严氏发狂的模样,没有同情也没怜悯。

    这是严氏自讨苦吃,若她愿跟胡氏一样想法级让女儿嫁个普通或不愁吃穿的人怎可能会是这下场。

    “别说了别说了。”

    严氏捂着耳朵不愿听。

    耳边回想着她以前对萧长乐说的话,三句不离她以后能嫁给太子,以后会是太子妃或皇后。

    跟萧长乐说的话都是高捧寄予她厚望。

    她明明是在鼓励萧长乐怎就…

    怎就成了害了她呢。

    “啊啊啊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都走开都走开,错的都是你们。”

    严氏发疯喊道,从萧长歌身边跑过往府外跑去。

    楚钰搂着萧长歌的肩膀:“歌儿。”

    “没事,先去大堂看看吧。”

    萧长歌摇头,往大厅方向去。

    萧永诀见萧长歌他们来时也是盯着她们看许久却不像之前那么冲动。

    尽管萧永德说他是萧家大少爷可他心里早认为自己不是,面对萧长歌这正牌的嫡女,他自不敢猖狂。

    “你娘发疯跑出去了,最好把人追回来。”

    萧长歌冷声道,一听严氏跑出去萧永诀也不淡定地追出去。

    “什么?”

    现在严氏的情绪很不稳定,她要是跑出去也不知道会去哪。

    “死的挺难看的。”

    萧长歌扫向这两具尸首,伸手一碰,死得透彻,身体僵硬,至少好几个时辰了。

    “有点。”